2021年9月27日

秦漠继续笑道,手指按住了某人的左肩。

薄九看着他的举动,说的认真:“嗯?威廉?不知道。漠哥见过他,应该比我更清楚。”

“不知道?”秦漠也算准了某人不会认:“金主大人这样四处溜达,该做的事应该做完了,其余的,有封家在。”

最后一句,秦漠说完,将她的手和自己扣在了一起:“你在我这里也没什么诚信,就这么绑着吧。”

越是风轻雨淡,事后越是记仇。

薄九知道,为了哄人,她都没有去看林风的朋友圈。

要知道每次她刷手机,都能被定位。

“漠哥,人和人之间要有信任。”薄九拽拽自己的手,勾唇一笑:“这么绑着我是没关系,就是影响你的形象,毕竟一会你还要开会。”

秦漠扫了她一眼:“被绑的人不是我,相信他们能习惯。”

无所谓。

反正她脸皮厚。

薄九就这样被带回了商业大厦。

阿空的性感

其余的事,秦漠已经放了水。

而且不止是放了水。

赵三胖看着出现在桌面上闪闪发光的东西,突的手指一顿,连带着眸剧烈的摇晃了两下。

“看来,是早就有了准备吗,知道今年可以。”

赵三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将口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

这个应该就能让一切都清清楚楚。

此时,赛场上,镜头过来的地方是张子豪不可置信的眼。

只不过他隐藏的比较好,并没有让人看出什么来。

本以为这场比赛,他们这边输定了。

他确实怎么都想不到bey会直接斩断许意婉的领域。

只身一人,逆转战局,还有那掠过野区的苍山龙吟…

张子豪已经不知道下一局该怎么演了。

Bey这个变数,让他根本措手不及。

更何况如果再打下去,他肯定会露馅。

毕竟演一轮可以,演的太明显的话,资深的玩家肯定会看出什么来。

张子豪浑浑噩噩的想着,解说激动的声响还在。

那边红方的人已经都站了起来。

就剩下他们这边了,张子豪还在想着一会两队碰面时,该怎么和许意婉做交流。

这件事走到如今这一步,也不可能结束了。

许意婉手上有关于他打假赛的所有记录,如果不按照她希望的进行,他也别想进决赛,甚至还会身败名裂。

张子豪很清楚谁才是和自己站在一艘船上的人,最关键的是要怎么对付bey。

苍山龙吟。

这样的招数,要怎么抵抗。

张子豪想了很多,本来思维还是乱的。

直到吴枭激动的去拽莫北起身。

对方那一瞬的甩开,让张子豪看了过去。

什么情况?

其他人也有些疑惑。

毕竟从刚才bey的表现来看,不像是起内部矛盾的人。

输了的时候,她都没这样,赢了,更不会反应这么大才对。

聪明如莫北当然能察觉到四周的目光,她站了起来,声音清淡:“抱歉,刚才走神。”

走神?

张子豪又朝着她的手看了一眼,是错觉吗,总觉得刚才握鼠标的时间很长。

莫北侧着的脸,情绪没有变化,让人什么都看不出。

五个人一齐走到了红方,握手之后才是休息时间。

莫南还在笑,大概也是因为这一点,没有谁会去怀疑,他的状态。

红方上单甚至和他握手的时候,还低声说了一句:“这一局,我会更尽全力。”

“一样。”莫南回握过去。

真正的比赛,是彼此欣赏和拼尽全力。

只是,如果莫南是以前的莫南,要做这一点非常容易。

现在的他,站在那,连疼痛都不会让谁看出来。

最后一局了。

只要再赢下这一局。

小面瘫就能去米兰。

莫南低眸,将手攥紧又张开,就算是废了,他也要替她守住。

“莫南。”

打辅助位的是好心,因为之前太排斥两个人了,所以刚才场上退下来,他就去买了水,希望缓解一下,他也决定了最后一把要好好打。

随手就扔了一瓶水过去。

嘭。

那水落空了,掉在了地上。

莫南不是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手臂已经伸了出去,也碰到了那瓶水,可就是没攥住。

休息室里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停下了动作,朝着他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莫南的手在抖,为了掩饰,他猛地弯腰,脸上的笑意都没散:“我说兄弟,下次扔水的时候,能不能先招呼一声。”

他这样的反应,看起来也没什么,大概就是一时手滑。

辅助笑的开心:“下次我提前喊你。”

能和解就行。

他就是听了太多流言,才会对这一对兄妹那样。

现在他改了,相信吴枭也有所改观。

想到这里,辅助又说了一句:“我真想不到你能拦住徐神,太帅了!还有bey神,我的天啊,你们还真是兄妹,一个个的都这么牛,我坐在旁边看她斩断左之领域,拿下四杀的时候,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样下去,我们一定能赢,对不对,吴枭!”

吴枭心里也是有歉意的“嗯”了一声之后,道:“bey想拿哪个打野英雄,我一会儿先帮她拿,下路我会小心点打,之前……抱歉了。”

莫南想过很多次,总有一天真相大白的场景。

可事实上,真的到了这一天。

他才发现,不过是一句歉意。

这样的歉意,有些人会有,有些人甚至连他曲解诋毁过什么,都已经忘了。

莫南低眸,看着自己拿起矿泉水瓶的右手,黑色的发打下来,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吴枭还在等着他的回答,他希望他们能成为队友。

“太晚了。”是莫北,她走过来,一双眼黑的看不出喜怒:“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能换回一句没关系。”

那声音很淡漠,侧脸的弧线都溢在了光里:“为什么第一把,不给我打野位。”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她抬起了眸,视线落在了张子豪的身上:“还有你,打假赛开心吗?”

张子豪本来还在观察莫南,他是觉得那个样子的莫南有点奇怪,或许会是个突破口。

就在他这个念头刚起的一瞬,耳边就传来了这么一道声音。

张子豪的脸色骤然变了!

休息室里的所有人,都朝着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吴枭拧眉:“打假赛?”

张子豪反应了过来,看向莫北:“不要以为你刚才打的伤害多,就随便血口喷人,我尊重你,是因为你曾经是帝盟的人,但是bey,既然被称为神,那就对自己的言论负点责任。”

“你承认也没关系。”莫北踱步走向他,很淡漠的语气:“现在这句话,我是对其他两个人说的,下局想要赢,把他擅长的所有中路英雄都禁掉,就当他是透明的存在,不给信号隐藏好自己的位置。”

辅助见气氛太尴尬:“bey神,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莫北看向他:“比赛打到现在,你都在左右摇摆,仔细想想,神真的很不公平,一个墙头草,一个想突出,一个打假赛,还有那么多人替那么惋惜,我哥,是做错了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莫北眸色未变,身形却压的有些低,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

“他是做错了什么?要被逼到这种境地。”

“因为相信队友,还是因为不懂周旋,讨好那些所谓的喜欢?”

“打比赛,还真是一件无聊的事。”

“要不要我也断你们一只手。“

“神,也该公平一点了。”

莫北笑起来的时候,像极了地狱里使者,大概是因为那双眼太黑了。

张子豪意识到她真的是打算要将他的手折断,吓的冷汗一下子淌了出来。

Bey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是疯了吗?

要在休息室里动手?

如果她动手那就更好不过了。

那样,就会取消她的比赛资格。

到时候他不用打假赛也可以结束这一战。

可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人影挡了过来。

是莫南。

莫北看着他。

莫南伸手将她的眼挡住:“小时候哥哥就说过吧,不好的事,就不要看,别的小朋友说你,哥哥会替你教训他们,我们小面瘫不适合这样的眼神。”

“你的手,是用来拿糖果和打比赛的。”

“怎么能折在这里。”

那声音很低,带着他向来的笑意。

“我们小面瘫,总有一天会扛着奖杯回来。”

“这样我就能告诉别人了,看见那个打野打的特别帅的人没有,那是我妹妹,那是……世界冠军。”

莫北攥紧的手,一点点的松开,眼神也在聚焦,黑雾在从眸低褪去,然后重新被藏了起来。

或许谁都不能做到感同身受到底是什么样子。

更不要去提,当莫北看到她哥连一瓶矿泉水都攥不住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小时候的莫北,也这个样子过。

让那些人都付出代价。

无论是议论还是人皮下的第二幅面孔。

她撕碎掉就可以。

很久了。

那些被掩埋在心底,几乎能将人吞噬的黑暗,一直在。

莫北想,她从来都不是善良的,只是小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比她先出手,比她更快去面对流言蜚语,然后她才能一直这样,看起来干干净净罢了……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