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7日

也正是这个原因,这才导致了薛天麟与薛家人根本就没有那么亲。

所以,薛天祥虽然废物,但做为薛家的嫡系传承,薛断行更加倾向于薛天祥。

这次,如果不是武秀丽用计诓骗了薛断行,导致薛天祥差点没有死在十万大山。这也导致了薛断行对武秀丽杀意更盛。

如果薛家自知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薛断行肯定会第一时间杀了武秀丽。

在得到薛天祥的传音后,薛断行和薛松父子俩相视点了点头。

“薛断行,的眼中还有没有我们母子,难道只有那个小杂种才是的儿子吗?天麟他也不是个野种。”远处,武秀丽咆哮道。

“够了,还嫌丢人不够是吗?身为薛家主母,看看,好端端的一个家,被带给了什么样子。还有脸咆哮。真不知道的脸皮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厚了。这是上品疗伤丹药复元丹,给天麟服下,自然无恙。”

薛断行说着,抖手抛出一瓶复元丹,丢在了武秀丽身边。

“行玉长老,请将夫夫和大公子扶回院子里去,让他们好好休息休息。”

薛断行冷声说完,背负双手,朝着家族议事厅走去。

薛行玉从薛家长老队伍中走出,来到武秀丽身边:“夫人,我们还是先将大公子送回去休养吧。”

“薛断行,好,好,做的好啊。如此,也别怪我武秀丽不给们薛家颜面了。这薛家看来是没有我们母子容身之地了。我便如了的愿,从此我武秀丽母子与们薛家再没有任何关系。”武秀丽状若疯狂,面目狰狞地看着薛断行离开的背影。

清纯美女眉目如画美艳绝伦孤寂写真

薛断行行进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或许,这就是一直以来要说的话吧。自从嫁入薛家以后,武秀丽又哪天当自己是过薛家人。也难为了,在薛家坚持了这么多年,忍着内心的痛苦,与我相处二十多年,为我生儿育女。然后,再将我的儿女教导的心中没有薛家。”

“恐怕这句话,想说很久了,只不过现在,才将他说出口,我们薛家小门小户,自然不敢挡武大小姐,请便吧。”

“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如果还能顾忌一点夫妻情面,希望我们下次再见,不会生死相杀。”

“当然,我也知道,如果我们成为敌人的话,不会对薛家手下留情,我,同样也不会对武家心兹手软。,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些,薛断行浑身都好像轻松了好多,只是瞬间的工夫,便突破了天仙中期圆满。

心灵桎梏被打破,心境再没缝隙,突破也在情理之中。

但薛断行没有丝毫兴奋,因为他知道,今天一旦与武秀丽摊牌,所面临的,将会是武家疯狂的报复,但是,他已经不想再忍气吞声,让自己陷入无边的愁苦当中。

“好,薛断行,这也是的心里话吧。我相信,也应该知道我嫁到薛家来的目的,如果不想薛家从此灭亡的话,最好拿东西来天武城赔礼,这样,武家还会考虑,给们薛家留一线生机。”

武秀丽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喂薛天麟服下复元丹后,淡定地说道。

“哼,痴人说梦。薛家恭候武家大驾。”薛断行傲然说道。

“别以为指望一个莫小川便能翻了天去。要知道,们薛家所面临的,可不单单是武家,还有金阳轩。我相信,金阳轩肯定不会无视一个道境玄仙修者,死在薛家这样一个事实。”武秀丽再次威胁道。

“只要好好活着就成了,这些都不劳再费心了。快走,不送。”薛断行冷声说道。

“好好好。”武秀丽气极,一连说出三个好字。“诸位,有愿意跟秀丽走的,武家将大开中门欢迎,如果执迷不悟,坚持跟随薛家,如果以后对上,秀丽只能给大家说抱歉了。”

原本就跟随武秀丽的人,自然不会留在薛家,与薛家相比,去武家,是他们心中归大的愿望。

而薛家的一部分长老则是面面相觑,良久,有几名长老才踱到了武秀丽身后。虽然大多都是外姓长老,但是,还是有两名薛家本姓的长老选择了武秀丽。

薛断行豁然转身,双目如电,冷冷地注视着那两名薛家本姓长老:“行宽,行海两位长老,希望们以后不要后悔。”

“哼,薛断行,我们兄弟早就劝,将东西交由夫人,这样,我们还可以拉缔结一个名门盟友,对我们薛家的发展有着莫大的作用,可是就是执边不悟。”

“自己想死,大可带着那废物儿子一起去死,又何必将大家都连累了呢?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只是不想枉送了性命罢了。”

薛行宽冷冷地说道。

“不错,谁也不想给和那废物儿子陪葬。”薛行海接着说道。

薛断行浑身气机涌动,马上就想对两人狠下杀手。

而这是,自莫小川的小院之中,飞出一道银光,银光绕着薛行宽和薛行海的脖子转了一圈,便又回到了莫小川小院。

那银光虽然疾如闪电,但众人都看的清楚,那银光正是莫小川送给薛天祥的极品高阶仙剑。

“呃。”薛行宽和薛行海两人,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脖子,殷红的鲜血从他们的手指缝里溢了出来。

“哼,要滚蛋就早点滚点,何必在这里叽叽歪歪,张口骂人呢?平白丢了自己的性命。”

薛天祥的声音传了出来。

话音刚落,薛行宽和薛行海两人的头颅齐齐朝着上空飞去。殷红的鲜血喷洒向半空,像红色的喷泉。

“薛断行,这就是们父子的德性吗?对自己薛家之人,都能狠下杀手。”武秀丽眼睛一亮,厉声质问道。

“武秀丽,收起的那点小把戏吧,别让我看不起,自从他站到的身后的那一刻起,他们一脉便不再姓薛,也不配为薛家子孙。”

“头可断,血可流,薛家气节不可丢,连这点都不明白,他们自己都应该做好死亡的觉悟了。”薛天祥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