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7日

“我说我怀孕了。”霍佳说:“如果不建议追求一个孕妇,那我也不介意被追求。”

董一白的目光在霍佳的肚子上匆匆扫了一眼。

霍佳不说他看不出来,现在只是看好像真的有一点点孕味,难不成霍佳真的怀孕了?

董一白顿时有些意兴阑珊,笑得相当尴尬。

还好这个时候服务生拿着账单过来给董一白签单。

董一白提笔刷刷刷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说了我买单的,怎么顾先生还抢着?

霍佳就站在他身边,他把账单又交给服务生的时候霍佳看了一眼。

可账单上面的名字龙飞凤舞的,写的却不是顾枫两个字。

虽然他写的很潦草,但是仍然能够分辨出他的名字是三个字,而且笔画相对简单,好像姓董。

这时服务生说:“谢谢董先生。”然后就拿着账单走了。

董一白现在满脑子都是被获嘉怀孕的消息给冲击的,也没留意自己就这么暴露了的自己的真实姓名。

早安与晚安暧昧

霍佳舔舔嘴唇,不动声色。

她笑着跟董一白说:“我去洗手间,顾先生等我一下。”

然后她找到了刚才给董一白签单的那个服务生,抽了几张百元大钞给服务生,他受宠若惊。

霍佳说:“董先生刚才忘了给小费了,现在补给。”

“董先生真的是太客气了。”服务生一叠声地说:“谢谢董先生,谢谢董先生,。”

“他也是们这儿的老客户了,应该的。”

“是啊,董先生每次来基本上都会给我们小费的,他真的很慷慨。哦,不过…”那服务生赶紧改口:“董先生都是和他的朋友一起来的,没有女性。”

这服务生还挺会看人眼色的,霍佳笑了 拍拍他的肩膀:“我不是他女朋友,没关系。他这名签的龙飞凤舞的都让人认不出了。”

“董先生签名就是这样,其实看习惯了还是挺好认的,”服务生指的账单上的名字一个字的一个字的给她解释:“董一白。”

霍佳点点头笑着说:“有劳了。”

跟服务生打听完霍佳去洗手间洗手,那水龙头温热的水柱流淌在y她的手上,她暗暗地琢磨。

看来这个人不是顾氏集团的总裁,那他为什么要冒充顾枫?

而且他能够出入自如在顾氏,看他的穿着打扮出手阔绰也不是普通的骗子。

那顾枫肯定是另有其人,为什么要让董一白来扮演他,那肯定是这个人想躲在后面不让霍佳认出来,如果是一个陌生人的话那完没有必要。

只有一个,可能顾枫就是阿什。

霍佳抬起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

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霍佳觉得很振奋,好像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

她扬扬眉毛,换了一个主意他走出了洗手间,看到董一白垂头大脑地坐在座位上,等霍佳走到他的身边,有意无意地将她的手搭在了董一白的肩膀上。

“hi顾先生。”

董一白抬起头来看着霍佳的笑颜如花,有些不知所措,刚才霍佳还是一脸高冷的:“霍小姐,我们走吧。”

“去哪里?”霍佳笑容可掬。

“那我先送霍小姐回家。”

“怎么?现在不想跟我一起去吹风了吗?”

董一白有些摸不着头脑,傻愣愣地看着霍佳。

霍佳笑的前仰后合,把董一白笑的莫名其妙。

她终于笑够了直起身来直视着董一白的眼睛跟他说:“真是不好意思,董先生。我这个人一向爱开玩笑,刚才我是跟开玩笑的呢。”

“什么玩笑?”董一白还是没回过神来。

“看我的身材”霍佳转了一个圈:“像是怀有身孕的样子吗?”

这董一白哪能看得出来啊?

刚才也是霍佳自己说她怀孕了,他才会觉得的确是有些孕相,现在又说她没有,到底是几个意思?

“霍小姐,您这是…”

霍佳捂着嘴笑:“跟开玩笑的,已经很久都没人追我了,我还以为自己没有魅力,忽然听到顾先生要追我我还真有一点惶恐,所以就跟顾先生开了一个玩笑,希望不要介意。”

“那的意思是说……”董一白还是傻傻的:“并没有怀孕?”

“我现在是单身我跟谁生孩子去?”

霍佳将手从董一白的肩膀上的拿走:“顾先生是不是生气了?觉得我的玩笑开得有点大?”

霍佳径直往餐厅外面走,董一白回过神来了赶紧跟着:“没有没有,霍小姐爱开玩笑的个性我真的是很欣赏,做人吗就得像霍小姐这种人生态度,游戏人生嘛。”

“那还去吹风吗? ”

“当然了。”

“那好开车,车在哪里?”

“噢,在那里。”董一白指了一下停在路边的车。

霍佳走过去对跟上来的阿九说:“先回去吧,我跟顾先生去吹风。”

那九有些懵:“小姐,去吹啥? ”

霍佳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董一白也跟着跳上车都有些手忙脚乱的。

打着了火之后霍佳提醒他:“系安带。”

他才顾得上把安带给系上,刚才被霍佳那么一弄搞得他已经乱了阵脚。

不过这倒是令他对霍佳更感兴趣了。

女人他见的多了,长得漂亮的女人现在也多,但是呢个性都是千篇一律的,没什么意思。

这个霍佳还真是与众不同。

董一白越琢磨越有意思。

他把车开到锦城一座很著名的山,叫做合欢山的山顶上。

山顶上有一块很大的石头,很平坦,可以当做石凳坐在那里。

山顶的风很大,把霍佳的短发都给吹乱了。

董一白立刻非常贴心的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霍佳的肩膀上。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