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7日

纪年听到这话,由衷的松了一口气,只要他放手就好。

“好,那我们明天合力一起救出纪月,如果我妹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让死无葬身之地。不要怀疑我这话,说到做到。”

纪年面色凝重,语气也阴测测的。

威廉抿了抿唇,没有多说什么,道:“我安排地方让住下吧,我去给收拾房间。”

“不用,我不想住在这儿,我明天再来找。”

纪年嫌弃的说道,说完转身离去。大卫见他满含戾气的离开,态度不善,忍不住对威廉说道:“又没做错什么,那丫头自己不告而别的,如果她不偷偷离开,也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现在,的性命也受

到连累。他们不必和纪年为敌,肯定不会对纪月怎么样,如果落在雾岛和卡格尔那些人手里,才……”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威廉才最有可能出事。

威廉笑了笑:“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出事,我难逃其责。本来我还觉得,我应该可以和她在一起,现在看来,还是孤身一人,谁都不连累,比较好点。”

“看来,我下半辈子要和一起过了。”

他语气清扬,故意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樱花女神黄灿灿最新生活写真

大卫无奈的说道:“我下半辈子可不想跟过,两个大老爷们像什么话,该不会喜欢我吧?”

他古怪的看着威廉,威廉没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回房间准备休息。

卧室里放着雾岛的3D地图,里面地形复杂,是由密密麻麻的礁石组成的,后来因为独特的天气原因,不为人知,最后被人意外发现。

雾岛周围雾气皑皑,可是岛上面却没有雾气,甚至能看到蓝天白云,只有外围有一些雾气接壤。

到时候纪年也可以借此从外围混进去,而他要去的地方,则是岛中央。

明天,等着他的会是什么?

大战临近,他没有睡不着,反而内心很平静,甚至还做了一个安详的梦。

梦里他回到了多年前,夏洛蒂还没有出嫁,留在他身边。

他也不是上将,还是刚入军不久的愣头青,父母还在。

一切都无忧无虑。

只是,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他第二天早上很早就起床,什么都没有带,只是戴了一个手表,那是发射信号的东西。

他知道,就算自己全副武装,到了雾岛他们也会搜查干净,绝对不会让他带入任何可疑的东西。

他甚至还悠闲的给自己做了早餐,纪年到的时候,正好他装盘上桌。

看到早餐的时候,纪年的面色有些诡异。

“倒是很悠闲,因为出事的不是妹妹,是吗?”“不需要这样挖苦我,她出事我也很担心,不然也会答应卡格尔去救她。既然该来的都会来,为什么让自己饿着肚子?我每次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夏洛蒂都会给我做一

顿丰盛的餐点,她怕我……成为饿死鬼,饿着肚子上战场,不好。”

“我倒不担心成为饿死鬼,我只怕仇家太多,死的太惨,没人认出。”

“没人认出就没人认出吧,反正我孤身一人,也没有家人。来一点吧,我很辛苦做的。”

纪年没说话,但是却坐下了,意思也很明显。

这顿早饭异常的祥和,纪年还吐槽了一下,他做的吐司很难吃,果酱也甜的要死。

威廉笑了笑,道:“以后常来吃饭,我努力改善厨艺。”

“不了,我不想再来了。”

纪年这话意味深长,深深地看着他,眸色幽邃。

两个大男人陷入沉闷,餐厅的气氛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他们本来毫无交集,但是因为一个女人,却成了仇敌,但同样也惺惺相惜,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各司其职,各取所需。

而此刻,雾岛……

纪月一晚上没睡,她被卡格尔带到了另一个地方,外面有好几个人把守,外面还有不断巡逻的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巡逻的人不断,头顶上方还有直升飞机在盘旋。

她看得真真切切,那些人手里拿着枪。

她看到这些,牙齿打颤手脚哆嗦,一晚上害怕的睡不着。

卡格尔没有避着她,直接告诉她这次来的目的。

雾岛上的人都是恐怖分子,都是要杀威廉的人。

他在这儿,是叛徒,令人害怕的叛徒。他杰出的军事作战能力,往人望尘莫及,自从由他带领下,他们的任务从来没有失败过,也鲜少被人抓住,他料事如神,基本上知道特种部队和国家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能够完美避开。

威廉这个人,要么就成为他们的朋友,要么……只能成为死人。

如果让他回归军队,这绝对是一件恐怖的存在,更何况他还知道他们高层机密,这才是最让人害怕的事情。

虽然威廉离开的时候说过,他不会背叛雾岛,任何机密都不会泄露给皇室,但谁都不会相信口头协议,她们只知道,唯有死人的嘴巴最为严实可靠。

所以此番,不仅是卡格尔想要威廉的性命,就连雾岛的人也虎视眈眈。

她顶着黑眼圈,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好像生病了。

昨晚吹了一晚上的风,今早起来头重脚轻。

卡格尔送来早饭,见她状态很差,嘴角忍不住勾笑。

“怎么?今天要看到自己的情郎,激动成这样?”

“他不是我情郎,别胡说八道,我生病了,我要看医生,我会死的。”

她摸了摸额头,滚烫一片。

她想要找机会出去,屋子里连坚硬物体都没有,而且睡觉还不许关门,有人二十四小时在门口看着,怕她撞墙自杀。

她一点自杀的工具都没有,怎么能威胁到他们?

“还有几个小时,的男人就会出现,别担心。”

“该不会真的以为威廉会单刀赴会,一个人来救我吧?是不是太天真了,我和他非亲非故,他凭什么不顾自己的安危,来救我,疯了吗?”

“谁知道呢?”

卡格尔诡异的勾起嘴角,说这话的时候,满脸都是嘲弄的笑。“我也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他来不来,等会不就知道了?”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