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看着王德发一脸委屈的样子,陈步也被气笑了。

床上的女人,此时还在瑟瑟发抖,忽然,她伸出手,朝着床边摸去。

“砰”的一声,陈步随手拿起烟灰缸砸过去。

“别作死。”陈步冷冷说道。

女孩呀的一声惨叫,赶紧收回了想要去抓手机的手。

“哼……”陈步冷哼了一声,没再搭理她。

女孩心中其实还有些疑惑,明明陈步现在是背对着她的,怎么还能看到她的小动作呢?

难道这个家伙脑袋后面还长了一双眼睛?

王德发重重喘着气,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他不是没想过大声呼救,毕竟楼下还有两个他重金请来的保镖,可从发现陈步到现在,他叫了何止一声,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可见,那些人已经被陈步给解决了。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来的?”王德发忍不住问道。

枫叶女生俏皮遮住电眼依旧风采照人

“这个和你就没什么关系了。”

“是我派去的人,被你们抓住了?”

“差不多吧。”

“他现在呢?”

“死了。”陈步声音平静。

王德发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就陈步现在说话的语气和神态,让他丝毫不敢去怀疑。

他的直觉告诉他,陈步说那家伙死了,就真的死了。

只是这样的话,从陈步嘴里说出来,听上去满是漠然。

仿佛死的不是一个人,只是一条狗。

一直以来,王德发都觉得,自己算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但是面对陈步,他忽然觉得自己天真的有些可笑了。

陈步猛吸了两口手里的烟,随后将烟头碾灭,装回口袋里。

看到这,王德发瞳孔骤然收缩。

这是什么意思。

不想留下证据吗?

已经做好……杀人的准备了?

想到这,王德发不免打了个哆嗦。

其实这些年,也有不少人死在他的手上。

谁又不是从血雨腥风中走出来的?

可正是如此,他们反而更畏惧死亡。

“我们有话好好说,陈步,你还年轻。”王德发在尽可能保持冷静,也想让自己看上去坦然一些,可越是这样,身体抖得就越是厉害。

陈步忍不住笑了一声,李清歌也忍不住摇着头。“说吧,杨超棒在什么地方。”

“我带你们去。”王德发说道。

他又不是傻子,更不是什么重情义的人。

眼下,自己的生命安都出现了问题。

若是还想着保杨超棒,那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吗?

所以,他果断选择卖队友。

又不是自己儿子,为什么还得拿命护着他?

陈步和李清歌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惊讶。

这特么……

本来陈步还想着,要不要逼供一下。

现在看来,完没这个必要了。

自己还是高估了王德发的承受能力。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陈步说道。

他主要是担心夜长梦多,万一让杨超棒得到消息,趁着这个机会跑了,他们可就追悔莫及了。

“先说好了,我带你们去找杨超棒,你们留我一条命。”王德发说道。

他也不傻,很清楚自己现在还活着,是因为对陈步还有利用价值。

这个时候不给自己找一线生机,就没机会了!

陈步皱了皱眉头,没说话。

“我帮你们找到杨超棒,你们不能杀我,再说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主导的,是甄德蔡干的,你们要是真有本事,可以去找他!”王德发继续说道。

“我会找他,不用你说。”陈步有些不快道。

王德发缩了缩脖子,感受到陈步杀人般的目光后,他的心里都升起了一股寒意。

“我答应你。”陈步点点头说道。

王德发也有些惊讶。

他同样没想到,陈步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其实这也没办法。

陈步倒是想直接弄死他,但是王德发也不是傻逼,他知道该怎么保住自己的小命。

想要找到杨超棒,就得先留住王德发的命。

王德发转过脸,看着躺在床上已经吓傻了的女人。

“如果我超过三个小时还没回来,你就报警!”

陈步气的一脚踹过去。

王德发也不生气,嘿嘿笑道:“没办法,我总得活着不是?”

“你就不怕我弄死她?”

“那我们就只能鱼死网破了。”王德发说道

“……”

李清歌笑着说:“这老小子,倒是鸡贼。”“所以说,人还是得聪明,聪明人活得久一些。”陈步感慨道。

他转过脸,看了眼床上的女人,说道:“记住了,听你男人的话,是三个小时,要是提前的话……你家都得死。”

女人吓得浑身哆嗦。

王德发也叹气道:“听他的,他可不是我,最多吓唬吓唬你,他说杀你家,就真的杀你家。”

陈步瞥了眼王德发,你特么怎么一副很了解老子的样子呢?

有王德发带着,他们倒是不需要像之前一样偷偷摸摸,直接开着车走大门离开。

开车的是李清歌,王德发坐在副驾驶指引路线。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车上,王德发就变成了一个话唠。

“陈步,抽根烟?”

陈步从王德发手上接过一根烟,随之点着。

王德发愣了愣,笑了一声。

“你也不怕这烟里有毒?”王德发问道。

“你要是真的能毒到我,那算你本事。”陈步悠悠说道。

王德发显然有些听不明白,李清歌倒是笑而不语。

他是知道陈步医术的。

连自己师父罗正阳,都是陈步治好的,一个王德发,想要毒翻陈步,这不是异想天开是什么?

“陈步,说实话,这段时间,我也在纠结,我觉得我错了,我是真的错了,没必要因为这么点小事,就上纲上线的,闹到这个地步。”王德发说道,“只是,甄德蔡找到我,想要推波助澜,李家我得罪不起,你我也得罪不起,甄家同样如此,上了这条船,我想要下船,就没那么简单了。”

陈步没说话,只是抽着烟,看着窗外,雨点落在窗户上,滴滴答答。

“我发誓,从此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王德发说道,“至于我儿子,那小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年我给他擦屁股也擦烦了,所以我准备直接把他扔到国外,让他自生自灭,咱们两个,就到这,你看怎么样?”

陈步转过脸,看了看他,依旧没说话。

“当然,之前让你受到惊吓,是我不对!”王德发反应也快,继续说道,“一千……哦不!三千万!五千万!我现在只有三千多万流动自己,剩下的,我找朋友借,陈步,这真的是我能拿出来最多的了。”

“呵呵,你觉得,我是缺钱的人吗?”

“我……”

“之前要不是老子反应快,就特么死在你们手上!现在你跟我说,给点钱就算了?老子的命,就这么不值钱?”陈步冷笑着说,“最起码,七千万!”

“……”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