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数百骑簇拥着车队在缓缓而行。

内围的是百骑,程达带队,此刻警惕的盯着周围。

千牛卫也在,李敬业懒洋洋的在马背上想着胡女甩屁股。

李治在其中一辆车中,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看着。

“贾平安弄出了这等册书倒也请便,若是以往的卷书,看着麻烦,收着也麻烦。”

车队缓缓而行,李治突然问道:“武媚那边如何?”

外面王忠良说道:“陛下,武昭仪看着还好。”

后面一辆车里,武媚靠在车厢上,蹙眉道:“我觉着有些问题。”

外面传来了马蹄声。

“陛下!武阳侯在前面。”

“平安来了?”

武媚笑了笑,随即捂着肚子闷哼一声。

阳光的性感私房

“陛下,臣已经查清了昭陵金子被盗一事,贼人数被拿下。”

“好!”

李治的声音轻松了许多。

马蹄声靠过来,“阿姐。”

武媚指指车帘,周山象掀开车帘,武媚见贾平安急心火燎的模样,就笑道:“我无事。”

说着她哼了一声。

贾平安头皮发麻,“怕是要生了。”

“住口!”

王忠良喝道:“不可胡言乱语!”

你特娘的懂个屁!

贾平安说道:“可让医官来看看。”

医官来了,一番诊问后,面色凝重的道:“怕是要生了。”

王忠良木然……

李治下了马车,“这孩子怎地这般急切?”

这是李贤吧?

这个倒霉孩子!

“前面就有村子。”

“赶紧去!”

车队再度出发。

贾平安就在车边,听着里面的呻吟,浑身僵硬。

他家里还有两个大肚婆,等生产时怎么办?

到了村子,百骑迅速去征用了最好的一家屋子。

“钱在此。”贾平安拿出了银子。

“不敢不敢!”

主人家兴奋的模样落入了众人的眼中,大伙儿都知晓他在想什么。

这可是皇帝啊!

而且还有嫔妃。

若是这孩子生在这里,这家人的福气就大发了。

“更换被褥,酒精……把酒精弄出来,烧开水。”

贾平安把众人赶的团团转,王忠良发现自己没了用武之地。

武媚被架着下来,看了贾平安一眼,说道:“放心。”

李治在外面站着,王忠良劝他去屋里烤火。

“不必了。”

李治听着屋里的声音,吩咐道:“朕在此的消息要封锁。”

“是!”

皇帝的行止属于机密,这算是规矩。

贾平安在院子外面等候。

李敬业凑了过来,“兄长,你说会生个什么?”

“皇子!”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道。

“不一定吧。”

明静觉得他太笃定了,“说不得是公主呢!”

“打个赌?”

贾平安斜睨着她。

“赌什么?”

明静想了想,“以后百骑贷免息。”

“若是皇子呢?”

“那就……”明静想了许久,发现自己没有适合的赌注,“要不……继续洗衣服?”

我家里有两个婆娘洗,外加一个羔羊,用得着你吗?

但想到要经常带着兄弟们操练,每次浑身汗湿,贾平安不禁动心了。

这等于是寻了个免费的洗衣工。

贾平安刚想答应,程达来了,“武阳侯,外面已经看住了,不过这个村子并无坊墙……”

没有坊墙的话,很难看住。

“外面让那些骑兵看守,百骑盯着就是了,要紧的是此处,必须围住,未经许可不得进出。”

“那千牛卫呢?”

“千牛卫就看着村里好了。”

在这等时候贾平安并不信任千牛卫。

程达出去交接的时候,吴伟洪一听就怒了。

“凭什么不是咱们千牛卫看守这里?”

他来了寻了贾平安。

“因为我们是百骑。”贾平安觉得吴伟洪有些拎不清。

吴伟洪压低声音,“千牛卫对陛下忠心耿耿。这里荒郊野岭,若是出事……”

“我担着!”贾平安很坚定。

吴伟洪冷笑,“你够狠!”

“不是为了抢功。”贾平安很平静的告诉他,“你也清楚,千牛卫来源纷杂,可靠不可靠另说,我担心泄密。”

泄密之后会发生什么?

吴伟洪低声道:“你担心什么?”

“我担心该担心的。”

李治带着武媚来这里便是觐见之意,把这个婆娘带给先帝和文德皇后看看,掌掌眼。

王皇后和萧淑妃此刻在长安宫中定然是要疯了,长孙无忌等人也在冷着脸,就想喝骂一句:你疯够了没得?

随行的只有数百骑兵,若是那些人想干些啥……

可能性不大,但一点可能都不能给!

吴伟洪默然而去。

明静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你牛笔啊!你再牛笔一个给我看看!

“小心回头被千牛卫的套麻袋。”

“什么意思?”

程达干咳一声,“就是用麻袋套住你的脑袋,随后一顿暴打,等你解开麻袋时,人都跑了。”

明静想骂人,见贾平安在看着院子里,就说道:“武昭仪身子好,想来无恙。”

但谁也不敢打包票,而且这孩子竟然生在了去昭陵的路上,你让人怎么说?

生下来之后怎么处置?是带回长安还是跟着去昭陵?

刚出生的孩子经得起昭陵的威压?

这些都不在李治的考虑范围。

“还有多久?”

他就像是一个渣男般的问道。

“陛下,医官说应当很快了。”

李治必须在本年的最后一天之前赶到昭陵,随后沐浴更衣,正月元日那一天去祭奠昭陵。

若是不妥,他也只能把武媚留在这里,自己出发。

外面,贾平安有些焦躁不安。

“相公们来了。”

有人喊了一嗓子。

卧槽!

重臣们竟然也来了?

贾平安看了程达一眼。

“陛下准备元日亲谒昭陵,朝中的重臣,还有许多勋贵都来了。”

这是一次浩大的行动。

而带着武媚来,这里面的含义就更深了。

这才是朕属意的皇后!

关键是武媚竟然在路上生孩子。

贾平安进了院子。

李治站在边上,神色平静,不知在想些什么。

“陛下,相公们来了。”

“哦!”

李治神色不变,“谁去引的路?”

来这里的消息李治说要保密,可……

贾平安低头,“百骑皆在臣的掌控中,并无人脱离大队。”

“朕信任百骑。”

李治淡淡的道:“去查!”

“陛下!”

长孙无忌等人来了,程知节等人也来了,数百人的规模,加上随行的随从和大车,乱哄哄的,整个村子都装不下。

“长孙相公。”

吴伟洪迎上去,“武昭仪在里面生产,陛下也在里面。”

那个贱婢!

长孙无忌冷着脸,“陛下为何在里面?”

李治走了出来,“诸卿来的早了些。”

程知节心中一凛,知晓有人要倒霉了。

包东带着人已经在查探了。

贾平安站在院子外面,眯眼看着这些重臣。

包东走过来,“武阳侯,是千牛卫。”

“盯住了?”

“盯住了。”

贾平安点头,走过去低声道:“陛下,是千牛卫……”

李治微笑道:“诸卿远来,就在这里住一夜吧,明日再出发。”

说完他淡淡的道:“朕的孩儿出世在即……世间生死轮回,本是寻常。”

生一个,死一个,这便是轮回!

“是!”

贾平安退了回去。

随后他带着人寻到了吴伟洪。

“张继?”

贾平安点头,吴伟洪诧异的道:“莫非是他失言了?”

你这个蠢货还在装傻!

贾平安真想撒手走人,“你特娘的以为耶耶是傻子吗?他失言,失言怎地传到了后面的大队人马那里去?”

吴伟洪面带难色,“武阳侯,要不……还请你去陛下那里分辨一番,回头我请你喝酒,平康坊的青楼随你挑。”

贾平安冷笑道:“吴伟洪,你真当耶耶是傻子吗?十息!叫人!否则耶耶连你一起砍了。”

吴伟洪身后的几个千牛卫拔刀,指着贾平安低声喝骂。

吴伟洪苦笑道:“何必如此?其中想来定然是有误会。”

贾平安只是不语。

身后的包东等人冷冷的盯着对面。

五、六……

吴伟洪的脸上出汗了。

七……

“叫张继来!”

吴伟洪满头大汗,喘息的就像是刚和谁厮杀了一场。

包东低声道:“他竟然愿意为了那人冒险?”

“不是冒险,而是想撇清。”

贾平安冷笑道:“若是我去和陛下说了,陛下定然迷惑,他这边就会寻机撇清,譬如说和人对口供,证明张继出去传话和他并不关系。”

吴伟洪的脸红了。

“这就是说……张继是通禀了之后才出去的?”

贾平安点头,包东倒吸一口凉气,“吴校尉,你也太阴了吧?”

吴伟洪苦笑,“不是我阴,那张继早些时候说是拉屎,随后许久才归队,说是腹泻。我这边没在意,结果……相公们跟来了。见到武阳侯带着你等来了,我哪里还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此事真的和我没关系。”

吴伟洪失察了。

关键是管理松懈,一个千牛卫不知去了哪里,回来他竟然不仔细询问。

回过头李治绝对会收拾他,弄不好半年钱粮就没了,几年内升职也没戏了。

张继来了,看到贾平安后下意识的转身就跑。

“跑一个试试?”

这里是村尾,周围没人家。

雷洪带着几个百骑围了过来。

张继强笑道:“校尉!”

吴伟洪面色铁青,“你为何把陛下的行踪泄露了出去?”

张继瞬间变色,“没有的事,我只是拉稀……”

“拉稀拉了一个多时辰也没见你脚软。”贾平安挥手。

包东拔刀冲了过去!

张继喊道:“校尉救我!”

MMP,到了这个时候还想坑我!

吴伟洪真想一刀剁了这个杂碎。

贾平安手按刀柄,沉声道:“身为陛下的近卫,却和人勾结,传递消息,死有余辜,杀!”

刀光闪过!

贾平安回身,包东收刀入鞘,紧紧地跟在后面。

千牛卫的人默然看着,有人说道:“百骑越发的跋扈了。”

吴伟洪没说话。

有人却辩驳道;“陛下说过要守密,他却把消息传了出去,这难道不该杀?”

“杀却过了。”

贾平安回身,目光转动,盯着那人说道:“泄露陛下行止,死有余辜,你既然同情他,那便去吧。来人!”

那人冷冷的道:“你要如何,家父……”

千牛卫几乎都是二代,平日里也颇为自傲。

贾平安也不假手他人,边走边拔刀:“千牛卫效忠谁?”

吴伟洪色变,“跪下!”

那人看看左右,“我只是发句牢骚!”

此人先前一直在嘀咕,贾平安想发作却寻不到借口,此刻他狞笑道:“是自己跪下还是等着被砍断双腿……”

那人拔刀,吴伟洪闭眼叹息,“错了!”

不拔刀只是立场不稳,拔刀就是立场有问题。

皇帝的身边怎么可能还会有此人的位置,关键是他的父兄也会被连累。

千牛卫本是镀金的地方,此人硬生生把它变成了祸害家族的地方。

刀光闪过,此人弃刀跪地。

“我……我只是牢骚。”他满头大汗,先前的桀骜再也不见分毫。

就这?

贾平安看看吴伟洪,“拿下,由百骑控制,回长安之后再交给千牛卫自家处置。”

这个处置手法毫无问题,但却彰显了主从关系。

被百骑压在头上,千牛卫丢人了!

那些千牛卫面色难看,却找不到反驳的机会。

贾平安收刀回身,路过吴伟洪身边时淡淡的道:“我操练出来的百骑,绝不会弃刀!”

瞬间吴伟洪的脸上多了怒色。

但却没卵用!

身后一群千牛卫气炸了,贾平安却扬长而去。

他去复命,刚进去就听到了惨哼的声音,不禁有些腿软。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这个时代女人分娩的痛苦和危险。

李治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煞白,身体微颤,就说道:“无碍!”

“陛下,那人已被斩杀。”

被拿下的那人前程算是玩完了,回到长安之后吴伟洪会去请罪,此事也会被提及。

李治点头,深吸一口气,“这个孩子……”

“哇!”

临时产房里传来了孩子的啼哭声,贾平安身体一松。

李治也是如此,二人同时露出了笑脸。

定然是老二李贤吧?

别是个姑娘啊!

李治笑着,“去问问。”

王忠良去了,贾平安慢腾腾的往后磨蹭。

王忠良回来时他还在磨蹭。

“陛下,是个皇子!”

“好!”

帝王从不嫌儿子多。

李治神采飞扬的道:“把这个消息告知他们。”

皇帝又多了一个儿子,而且这个孩子就在即将到昭陵的时候出生,顿时就多了些神秘色彩。

“说是先前有红云笼罩着。”

“非也,说是有一条龙盘着,还冲着陛下点头三次,这才飞走。”

一群老将把八卦说的飞起,谁也没法说服谁,眼看着就要大打出手了,程知节招手,“小贾。”

贾平安正准备去巡视,见到他们已经极力在躲了,可还是避不过。

“见过各位老帅。”

一群老东西笑的阴测测的,有人问道;“先前皇子出生可有异象?可有龙?”

这特娘的纯属就是造谣,李治听了估摸着都会笑喷。

他本想说不知道,但旋即想到了大外甥。

我那大外甥这般懂事,记得老二李贤是个棒槌,说什么异象岂不是给他造势?以后两兄弟内斗,阿姐一怒之下给干掉.

“没有的事。”

一群老流氓失望的叹息着。

“耶耶就知道没有的事,可架不住想听啊!”

八卦恒久远,绯闻永流传。

贾平安趁机溜了。

擦!看看那是……不小心竟然看到了谁?

死卧底竟然也来了?

贾平安冲着他瞪了一眼,郑远东淡淡的道:“小人得志,我看你能猖獗几时!”

这话他说的格外的铿锵有力,一看就是脑电波还在长孙无忌那边,人格还没转换过来。

错身而过时,贾平安低声道:“这几日注意盯着,弄不好他们会谋划些什么。”

郑远东的眼神挣扎,然后渐渐清明。

贾平安丢下一句能让郑远东宕机的话,刚想开溜。

“小贾!”

李勣出来了,此刻是午后,他看着像是消食般的惬意。

“见过英国公。”

老李很慈祥的点头,“你如今看着越发的稳重了。”

老李这般夸赞我是何意?

贾平安看看周围,就几个老臣子在转悠溜达,大概是觉得乡村气息很有趣,颇为惬意。还有个在追狗,被那条土狗回身反追……

“救命!”

卧槽!

竟然是老许!

丢人现眼!

贾平安满头黑线,偏头过去视而不见。

李勣莞尔,“先前你处置千牛卫之事传出来了,做的极好。”

什么意思?

“不该啊!”贾平安不解的道:“百骑内部我确信不会传出来,千牛卫才将被处置了一个往外传消息的,为何还敢?”

李勣看了他一眼,搓搓手,捂捂脸。

可在这等气温中搓手没卵用啊!除非你能搓一刻钟,否则手依旧是冷的,老李这是不觉着冷了?

李勣的脸颊颤抖了一下,然后松开手,“这是故意传出来的。咱们这位陛下……不简单。”

“竟然是陛下?”

那就是震慑!

李治果然是个布局的好手,以此来告诫那些人:世家门阀是世家门阀,你等的官职是朕给的,吃里扒外者朕绝不手软!

李勣见他呆滞,就微笑道:“这只是常事,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

我的段位还不够,不小心就会被这些老鬼给坑了。

这是李勣的意思吧?

李勣微微一笑,“安心,老夫在。”

这一刻,贾平安觉得身前站在一个风清扬。

我要不要做冲哥,跪下拜个师……

……

晚安!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