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待会还有一章,在写。)

——————以上不计入正文字数

另一端。

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中心。

今天好多人来到这边,等着纳斯达克开始,这些人都是买了网景股票的人,在昨晚和今天的新闻报道以后造成了强烈的恐慌,如果网景这个时候站出来拿出证据这些新闻都是子虚乌有的,或许一点事情都没有,可是网景方面一片沉默,这下股民们更加恐慌了,沉默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就是默认啊!也就是说去年第四季度确实亏损了8万!

必须抛掉股票!

立刻!半分钟都不能等!

然后早上九点半的时候他们就轰入了中心内!

接着,整个纳斯达克交易大厅里就接连响起了杂乱的抛售声,有一个人甚至都揪住了工作人员的领子怒吼着快抛售!

“快帮我抛网景的股票!”

“待会就来不及了啊,快点!”

“上帝啊,希望我能第一时间抛出去!”

清纯mm肤白貌美娇美外拍图片

几乎所有人都疯狂地想要抛售网景的股票,他们一颗都等待不了,不停催促着工作人员!

那些工作人员忙的头昏眼花,无数的电话又蜂嗡般响了起来,前一天还风平浪静的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忽然掀起了一阵狂风,抛售网景股票六个字响彻在中心里,无数人焦急疯狂的抛售!

“喂喂,卖出网景股票!”

“你们效率怎么这么慢?我要投诉你!”

“什么?已经降到38了?这才半个小时啊!”

“咦?你怎么知道我要抛售网景的股票?好了,我不和你废话,快帮我抛出去,什么?现在已经降到37了?抛不抛?快抛!”

因为美帝的股市没有跌停制度,所以在开市短短一个小时之内,网景的股票就从40美刀降到了30美刀左右,跌幅程度达到了恐怖的百分之二十五!

疯了!

那些股民彻底疯了!

不是打电话过来要求抛售,就是亲自赶到纳斯达克中心操作,程度之热烈简直让人咋舌,好像现在不卖出去待会就抛不出去一样。

大约在十点半左右,暴跌的网景股票居然奇迹般的暂时止住了!

无数的网民都一愣,这怎么回事?

“噢,上帝!”

“难道我做错了?”

“怎么股票价格反而上涨了?”

不少人还没有卖掉股票的人犹豫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抛掉股票,可这个时候,又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

网景大股东吉姆在医院里发动力量,自己回购那些散股,想要稳定住暴跌的趋势。

此消息一出一片哗然!

网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竟然需要大股东亲自出手稳定股价!

顿时间,那些犹豫的股民们再一次疯狂的抛出手中的股票,不少抛出去的人还心有余悸的庆幸。

“幸亏出手早。”

“对啊,我是在31块的时候出手的!”

“嘿,那些没有抛出去的待会有得受了,我敢断言,接下来网景股价还会暴跌!”

一言成谶!

吉姆一个人岂能抵挡整个股市?

大约在下午两点左右,距离收盘还有一个半小时左右,网景的股票又开始下跌,虽然幅度没有早上那么大,可是很多人都看得出,这是因为吉姆在里面干涉,否则的话可能现在已经跌破25美刀,即便被干涉了,到下午三点半收盘的时候网景股价也只剩下28美刀左右!

一天跌了足足12美刀!

跌幅达到了恐怖的百分之三十!

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网景摇摇欲坠的一幕!

……

家里。

下午五点。

坐在卧室电脑前的张伟一直在网上关注网景股价的事情,在看到收盘价28美刀后,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时,一个个电话进来了。

率先打过来的是郑文。

“喂,郑叔叔。”张伟靠在椅子上悠闲地看着电脑屏幕。

“小伟,你的主意成了啊!”郑文非常的兴奋,夸赞道:“每次你都能让人带来惊讶,从炒泰铢开始我就觉得你与众不同,来美帝这边以后你更是让我大开眼界,这次网景如果拿下来,华金资本名气绝对暴涨,甚至可能直追红杉资本这些巨头啊!”

张伟微微一笑,虽说网景市值几十亿美刀并非顶尖,正常说来收购了也不足以让华金资本名气直追红杉这样的超级投资公司,但是网景的名气不一样,这可是浏览器的鼻祖,曾经差点干翻微软的存在,如果真的能够收购,一定会造成巨大的影响。

想到这里,他回道:“我们先别高兴太早,按照我猜想这一次只能让网景伤筋动骨,想要收购还不太可能。”

“嗯,这我知道。”郑文做过操盘手,自然知道里面的门道,“对了,我打电话过来是想问,什么时候开始购入网景的散股?”

张伟沉吟片刻,“明天一开始就一点点买进,幅度不要太大,不然股价涨上去了不合算。”

“管理公司不懂,股票这方面我还能不懂?”郑文笑哈哈道:“其实我也觉得这个价位买进差不多,大概要买进多少股?”

这个张伟早有考虑,不过暂时改变了主意,道:“在股价35美刀之前能吃多少就多少。”

“好,我这就去准备准备。”郑文雷厉风行。

挂了电话。

张伟还没来得及舒展一下身子骨,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这次是费罗先生。

“嗨,伟。”费罗心情不错。

张伟心情也十分好,“先生,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吗?”

“哈哈。”费罗似乎被他的话逗乐了,“当然有,我想问下华金资本买进网景的股票了吗?”

对方的心情张伟理解,站起身走到窗边,“明天纳斯达克一开始就会买进。”

“预计买进多少?”费罗很关心。

张伟看着外面的绿树,把刚才和郑文说的事情说了一遍,“具体还要看接下来几日。”

“那好,恭候佳音。”

聊完。

张伟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今晚要九点后才回来,餐厅刚刚开业要守在那边,让他自己弄点东西吃吃。

坑!

家里只有冷菜冷饭!

张伟非常无语,可也理解母亲,餐厅刚开业要坐镇,自己弄就自己弄吧。

……

下楼。

准备随便弄点吃吃。

叮咚,门铃忽然响了。

张伟朝着大门走去,快靠近的时候喊道:“谁啊?”

门外响起了个意外的声音。

“是我,柳倾城。”外面是柳倾城带着温暖的声线。

“啊?是柳姐啊!”张伟赶紧开门,看到她手里拎着两个袋子,里面装的都是菜,他调笑道:“上门还带菜过来?”

柳倾城喘了口气,笑孜孜道:“哪有,今天我妈不在家就买点菜自己做。”她走了进来,说明来意,“上次你教我的企业管理,我写了论文交上去被教授夸了一顿,今天特地来感谢感谢你,对了,最近你是不是又在忙公司的事情?”

“嗯,是忙公司的事情。”张伟领着她往里走,嘴馋道:“今天我也一个人在家,能不能去你家蹭饭?”他眼睛可贼了,哟道:“还有鱼,我最喜欢吃红烧鲈鱼了。”现在这个处境下,他什么都爱吃。

柳倾城怔了下,笑道:“你也一个人?不嫌弃我在你家做饭一起吃。”

“不嫌弃不嫌弃,我来洗菜。”张伟大喜,抢过一个袋子。

进屋。

两人都进了厨房。

张伟在水池边忙活。

柳倾城穿上程琳的围裙翘着嘴角挽起袖子开始收拾鲈鱼,一边处理内脏一边道:“上次听你说你那公司是做风投的?最近有没有投资什么公司?”

张伟洗着土豆,随意道:“准备收购网景。”

“网景?”柳倾城讶然,回头眨着漂亮的眼眸子道:“这两天网景的丑闻是你们公司挖掘出来的吧?厉害啊,这么隐蔽的事情都能挖掘出来!”

这女孩好聪明!

只随口说了一句就分析出来了?

这种事也没什么好隐瞒,张伟道:“不算多厉害吧,商战就是这样,想要以最小的代价收购网景得用点手段,就因为这件事网景的股票价从40美刀降到了28美刀,跌幅达到了百分之三十,这么一来我们华金资本等同于省了不少钱,待会吃完饭给你看看网景今天跌幅,你是商学院的,这些应该挺感兴趣吧?”

也幸好美帝这边没有跌停这个说法,所以在爆出惊天丑闻以后网景的股价一直暴跌不止,虽然已经知道跌到了28美刀,但明天开盘前估计还会波动一下,具体是多少张伟并不清楚,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让郑文去操作,能够收购多少网景的散股就多少,散股买多了也能变成大股东,因为在美帝这边上市后公司股票必须部流通,只有中华的股票是不部流通的。

柳倾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张伟也颇为窃喜,没想到网景这件事还能勾到柳姐的兴趣。

烧鱼。

炒菜,炖汤。

忙活了小半天,终于开饭。

柳倾城卸了围裙坐到桌边,“尝尝我手艺怎么样。”

“好的,我尝尝。”张伟夹起鱼肉吃了一口,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嗯嗯,好吃好吃,简直是特级厨师的手艺啊!”

柳倾城不好意思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张伟嘿嘿道:“确实好吃,不比我家冷姐做的菜差,来来来,你也吃,忙了这么久饿了吧?”

柳倾城今天穿的是一件粉色低领T恤,弯下来吃饭的时候,不经意就露出了一道深深地乳gou和沟旁边两片雪白丰腴的肉,依稀可见,她里面是黑色的文胸,正处于走光的边缘,好像再弯下一点就能看到她文胸里的景色,可偏偏她只弯这么多,这种感觉撩人啊。

眼馋啊!

秀色可餐!

张伟一边吃着饭一边瞄了她胸口好几眼,又低头瞅了下她两条被白色紧身裤包裹的修长美臀,还有那个丰满的臀,又翘又好看,真想捏一把,在这种环境之下,一碗饭叽里咕噜就下肚了。

柳倾城拨了下短发,夹了块鱼吃了下,“有点甜了。”

张伟又盛了半碗饭,再次开吃。

柳倾城一瞧,抿嘴道:“真能吃。”

“嘿,这不是长个子吗?”张伟也没什么不好意思。

柳倾城细嚼慢咽,温柔道:“是该多吃点,以后个子长高点也讨人喜……哎哟!”她忽然放下筷子捂住了嘴巴,脸色微变,好像很难受,“唔!咳咳。”

张伟连忙靠到她身边,“怎么了?”

“鱼刺……”柳倾城脸都红扑扑了。

“咽口饭,快。”张伟拿着她的筷子挑了一团饭,虽说用醋有用,可一时半会未必能解决,如果能用饭团夹带下去最好,这样少遭点罪。

柳倾城艰难咽了下去,“还……还在里面。”

张伟有些傻眼了,没用?急忙又拿来醋。

喝了一口醋,柳倾城微微张着嘴道:“还卡……嗓子……里面。”

照理说来鲈鱼刺不多,可是它的刺有毒,现在虽说煮熟了,但并不代表毒性就完消失了。

张伟让她张大嘴巴,“你嘴巴长大点,我帮你看看在哪,待会用筷子夹出来。”看到柳倾城非常听话张开嘴巴,他仔细的观察,“对着灯光一点,对,我看到了,卡在嗓子口外面。”

柳倾城嘴巴有点酸,想要闭上去。

“别,鲈鱼刺可能有毒。”张伟赶紧阻拦,“要真割破了皮肤就麻烦了,我现在用筷子给你夹出来。”

柳倾城只好保持这个姿势。

张伟拿着筷子慢慢放进她嘴里,这种事情可不能着急,可是鱼刺卡的位置太好了,筷子根本夹不到!

一小会没弄出来,柳姐嘴巴酸的厉害。

张伟实在没办法,咬牙道:“要不我用手给你拿出来?”

柳倾城嗯嗯道:“快。”

张伟的手指比较纤细,目光找准好位置后,就把食指和中指放进了柳姐又温又软的唇瓣里,那小舌头紧紧贴在指头上,有种奇异的感觉。

心神荡漾下,目光不经意往下看了下,正好看见黑色文胸里面!

张伟汗了下,想到还在干正事,连忙继续找刺。

很快鱼刺就被找到了,轻轻往外拉,也不知道柳倾城是不是本能动作,滑溜溜的小舌头动了两下,终于一鼓作气拿出了刺,手指上都是柳倾城湿湿的唾液,“好了。”

柳倾城一阵干呕,又咳嗽了几声,这才呼气。

“我看看。”张伟让她再张开嘴巴看了下,“没刺了。”

“嗯嗯,我去漱口。”柳倾城去了厨房。

张伟看着湿哒哒黏糊糊的手指头,也跟着去厨房洗了下手指。

一会后,两人回到桌边继续用餐。

柳倾城脸还是很红扑扑,“刚才谢谢你了。”

“没事没事,难免吃鱼的时候会卡主。”张伟知道她不好意思。

饭后。

柳倾城去洗碗,“我先洗碗,待会去你和我说说股票的事情。”她是商学院的学生,对这方面确实感兴趣。

张伟应了一声,上楼去了卧室。

……

卧室里。

张伟在电脑旁添了张椅子,然后自己往上面一靠,就点开了纳斯达克的官网,因为收盘了,所以上面指数没有什么变化,清清楚楚写着网景的收盘价28美刀!

明天会不会再跌?

如果再跌一点买进就赚多了!

张伟心里非常期待,如果不是吉姆态度太恶劣,他也不会放出这么恶劣的消息,而是改用稍微温和一点的手段,不管怎样,现在跌幅已经远超预期了啊!

看了一会,门吱嘎被推开。

张伟回头一看,柳倾城站在门口换拖鞋,运动鞋脱下的瞬间就看见她紧身长裤下面的美脚上裹着一层粉色丝袜。

真美啊!

身上下没一个地方都那么诱惑!

柳倾城一抬头,疑惑道:“你在看什么?”

“啊?”张伟干笑了一声,“没看什么,快进来吧。”

“嗯。”柳倾城换完拖鞋,随手把门关了上去,走到电脑旁坐了下来,“网景股票价现在多少?”

张伟笑道:“28美刀。”

柳倾城眨眨眼,“之前是多少?”

张伟呵呵一笑道:“你猜猜。”

柳倾城撑着小脑袋道:“现在28的话,我估计之前是32左右,对不对?”看到张伟摇脑袋,她浅笑了下,“猜不到了,你说我听。”

张伟指了指上面的数字,“你看。”等到柳倾城凑过来点后,他才继续道:“开市的时候是40美刀,一天下跌了百分之三十!”

柳倾城啊了一声,“跌了这么多?不可能吧?那岂不是说网景一天市值蒸发了好多亿美刀?”

一看,果然是!

柳倾城表情微微有些错愕,“这也太夸张了啊!你们华金资本就放出了一个坏消息,一天就让网景市值跌了好几亿美刀?太疯狂了!”

张伟摸摸鼻子,“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跌这么多,一开始认为它下跌百分之十五左右已经很满足,看来效果比较好,网景一天就蒸发了十亿美刀的市值。”

“岂止是效果比较好?这是特别好啊!”柳倾城大大地眼睛都透露着好奇,“你们华金资本实在太强了一点吧?和我说说到底怎么办到的呢?是不是这样就可以收购网景了?”

张伟解释了一下,“其实股票市场最重要的就是讯息,这一次网景爆出这么大的丑闻,让人们看到了这个浏览器帝国已经病入膏肓,所以那些股民才会急着抛售股票,至于收购,估计一时半会还做不到,网景的股东们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股价一直跌,就像你现在看到收盘价是28美刀,其实已经是网景的股东干涉的结果,如果不干涉的话跌幅更加多,现在我公司要做的就是让网景股价再起伏一下,一直到那些股东无力再干涉,到时就能盘收购了。”

柳倾城美眸里带着点崇拜,“你这也太厉害了,比我还小就几十亿资金操纵,要我以后也能这样就好了。”

张伟哈哈笑了声,随意和她聊着关于股票方面的事情,这方面他跟着约瑟夫学了不少,自然讲起来头头是道。

可能这就叫共同语言。

对此感兴趣的柳倾城听得比较入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就九点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回去睡觉了。”柳倾城掩嘴哈欠了一声,微微伸了个懒腰,可是就算这样的动作在她身上也不经意流露出美感和慵懒,好像是午后品尝着红茶一样,让张伟看的舍不得挪开目光,勾人啊。

这个时间点母亲她们也快回来了,张伟也没有勉强,“那行,我送你下楼吧。”

柳倾城笑了下,“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说着要起身。

张伟尊着待客之道也起身,“不行,必须得……”

可能因为两人坐的很近,又同时站起来的原因,竟然一不小心贴到了对方嘴唇,张伟当时就瞪大了眼睛,他真不是故意要占便宜,唇上立刻反馈出一连串触觉,柳倾城下面de瓣要比上面厚实点,口感也非常不错。

两唇相接。

脸对脸贴在了一起。

柳倾城显得猝不及防,“唔!”

刹那间四目相对,气氛有点暧昧,也显得很尴尬。

别看柳倾城平时显得很温暖,里面穿的内衣也非常性格,可实际上她比较保守,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张伟一时间脑袋有些空白,有点紧张和忐忑,随即想到这样有些不对,急忙挪开了嘴巴。

柳倾城整张脸都红的像苹果了,半响没说话,好气道:“我的初吻没了。”

张伟装傻道:“我的初吻也没了。”

柳倾城:“……”

张伟一看气氛不对,赶紧接下去道:“这次是意外,下次不会这样。”

“你还想下次?”柳倾城嗔了一眼,释然浅笑道:“既然你也是初吻,那我也不介怀了,回去睡了啊,你也早点休息。”

张伟送她下了楼,“晚安,柳姐。”

“晚安。”柳倾城挥挥手离开了。

站在大门口的张伟回味着嘴唇甜腻味道,美啊,想不到因为网景的事情勾起了柳倾城的兴趣,这才有了意外之吻。

一阵凉风吹来,张伟脑袋清醒了一点,意外之吻固然美妙,可是最让他感觉到美妙的还是网景股价暴跌,也幸亏吉姆态度恶劣才让自己狠下心来,现在网景市值暴跌了百分之三十,也就是说,如果购入网景的股票能够省下百分之三十的钱,这可不是一星半点,动辄数十亿美刀的百分之三十可不是一笔小数字!

表面上看这是在为雅琥省钱,但张伟也投入了三分之一的钱进去收购,也等于在给自己省钱,另一方面,网景的股价越便宜,到时卖出去以后自己能赚的更多!

不得不说,张伟对于这次的时间感到很满意,期待明天的收购吧!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