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 琢磨了一下,707又问:“那我们要不要去天外天转转?马上就要到周年庆典的日子了,街市上会很热闹的!”

靳青直接拒绝:“不去,我这个人不爱凑热闹!”热闹等于花钱,这个道理她比谁都清楚。

707呵呵了,也不知道上个世界是谁,整晚整晚的不睡觉,挨个宫去蹲墙角,听人家说闲话,你说你不爱凑热闹我还真信了。

靳青用依然是虚像的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对707说:“去任务吧!”

707:“…”怎么自家宿主,现在做任务比自己都积极!

707想了想又问道:“要不要先看看阿巧留给您的话!”

靳青想都不想的回答道:“不看了,没有什么新鲜的,走吧!”她现在心里莫名的有些发闷,实在是没有心情去看别人的情感倾泻。

707被靳青催的一愣一愣的,下意识拉伸自己的身体的将靳青裹了起来。

正当707准备喊出自己的宣传口号时,忽然看到了门外大树下坐着看书的老耆头和以往有了一些不同。

老耆头原本空荡荡的怀里,此时居然搂着一个大约两三岁的孩子,小孩子梳着木梳背儿,穿着一件小蟒袍,抬着脑袋呆萌的看着老耆头的侧脸。

这孩子,正是兆麟小时候的模样。

只不过兆麟的形象虽然逼真,但是眼里却没有任何的神采。

青春身躯泳装女孩活泼动人图片

707心理顿时有点难受,宿主这还是忘不了啊!毕竟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终归是有感情的。

没有想到却听见靳青在自己身体里,吧嗒着嘴自言自语到:“本来想做头牛让老耆头牵着的,怎么偏偏做成人了,这个人哪有牛好吃!我这想象力还得练啊…”

一听此话,707的邪火“腾”得一下就起来了,绷起身子一下便将靳青弹了出去:同情你,我真的是猪油蒙了心了!

这一弹,直接将靳青弹进了委托人的身体里。

靳青只能隐隐约约的感到自己脸上盖着什么东西,但是身体却很暖,而且越来越暖。

靳青舒服的忍不住想要呻吟。

这是靳青第一次穿到世界的时候,不但不觉得难受,反而舒服的想睡觉。

靳青轻轻的呼了口气,要是远处没有人哭唧唧的边哭边喊就更好了。

靳青能够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人平行的推行移动着,慢慢的靳青觉得自己的身体周围越来越热,渐渐的热的让她有些不舒服了!

感觉到自己被推到了一处极热的地方停了下来,又感受到自己脚下灼热的温度,靳青猛地睁开眼,这是到了火焰山了么?

仿佛感觉到靳青身体的微微颤动,推行靳青的人顿了一下,随即靳青能够感受到他的脚步加快了。

靳青稍稍的动了动手指,还好,她的灵魂已经快要同身体融合好了。

正想着,就感觉到自己的头上的布忽的被人扯开了,然后她身体下面的车被人猛地往上一掀,她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向下滑去。

顿时一股热腾腾的气息,从脚底和身下升了上来。

而一股毛发皮肉的焦臭味,而冲上了靳青的鼻子,引得她一阵阵的想要作呕。

靳青滑到了底,身下传来火热灼烧的感觉。

靳青觉得自己的皮肤都被烤的紧绷绷的,很明显是缺水了。

正想着,她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可以转动了,侧头一看,原来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直径进两米,长度三米多的圆柱型容器。

容器有一些倾斜,而刚刚靳青被推进来的地方已经被合上了,容器里面因为长时间的灼烧,空气极为稀少,让靳青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而她旁边的位置仿佛是烧过什么东西一样,微微的发红,还有很多白色的粉末依附在上面。

在这种温度的映烤下,她身上的衣服发出了烧焦的味道,而她的头发也渐渐的冒起了黑烟。

靳青一个激灵,难道这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

这时候,靳青只听见当啷的一声,就在她头上的位置开了一扇小窗,开窗时带进来的空气,让旁边本就发红的地方更加妖艳起来。

同时随着空气进来的,还有一根三四米长的钩子。

钩子伸进来后竟是直直向她的脖子钩去,似乎要勾住她,将她推向旁边发红的地方。

当靳青动了动手指,正打算去抓钩子的时候,707在她意识海里颤悠悠的说话了:“宿主,由于咱们刚才的抖动太大,所以传过来的时间点发生错误,你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炼人炉!再不出去的话,你就会被火化掉!”

靳青:“…”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这时候,靳青已经翻过了身,改躺为怕,而她的手也已经抓住了钩子。

外面拿着钩子的人,活动了几下,却发现钩子不动了,立刻伸着脑袋过来瞧,却正好同靳青的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发现靳青正扭着脖子,瞪大了眼睛正看着自己,外面的人嗷嗷的叫了起来:“快点火,把火调大,起尸了。”

正说着,靳青就见到上面的均匀布置九个喷火口处,竟然有淡淡的气旋滚动,显然是准备要往外喷火。

说时迟,那时快,靳青一个机灵跳了起来,双脚/双手并用,四肢同时打向了离自己最近的六个喷火口,及时将喷火口憋死了。

憋死的喷火口噗噗的冒出了黑烟,而靳青也因为这一动,而最左侧的三个喷火口更近了一些。

兹拉一声,靳青身上穿的白色棉布衣服,连着皮肤一起烧焦了。

靳青眉头一皱,逃命要紧,抓着手中的钩子,就打算往外爬。

这时候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两个人的说话声。

“不对,这人好像还活着!”一个年轻的声音惊呼道。

随着话音的落下,同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和一个年纪较大的声音呵斥的声音:“胡说什么,里面那个是死人。还不快去找汽油,这是起尸了知道么?”

“可…可是…”年轻人好像有些不服,正想要争辩,却被“啪、啪。”两巴掌扇了回去。

“还想不想干了?”年纪大的那个继续呵斥着。

靳青听的一咧嘴,我都替你疼得慌。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