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凌珺一脸的幸灾乐祸,感觉茶水还是挺好喝的。

“媳妇,我回来了!”谢长安关上房门,朝厨房走去。

洛宁应了一声,听不出来喜怒哀乐。

谢长乐走出来凑近谢长安将刚才叶湉过来的事情三言两语的叙述了一遍。

谢长安黑着脸钻进了厨房,看到洛宁面无表情的在炸鸡。

他抱着洛宁的腰,在她耳边低语,“媳妇,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

“我忙着呢!”洛宁继续面无表情的翻动鸡块。

“一会儿就好,不会耽误你的事情。”谢长安强行拿走洛宁手里的筷子,抱着她的腰往外走。

“谢长乐,进来看着锅里。”

“哎,来了。”一直杵在门口偷听的谢长乐立即进了厨房。

谢长安拉着洛宁出了大门,洛宁就看到院子里站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洛宁斜了谢长安一眼,脸色阴沉得厉害,你特么还有完没完了?

气质女神穿白色长裙飘逸唯美写真集

房里的几人暗搓搓的关注,深怕他们打起来。

谢长安抓着洛宁的手,急忙解释,“媳妇,这是市里金店的售货员同志,我请她过来给我做个证明。”

“是啊,洛宁同志,今天的事情我一清二楚,谢长安同志怕你误会,特地请我跑这一趟。

今天谢长安同志去我们店里给你买结婚戒指,看好了一对要付钱的时候有个女人凑了上去,找谢长安同志借钱,谢长安同志拒绝了她。

我卖这么多年首饰,还是头一次见人借钱买首饰的,真是开了眼了。

那个女人被下了面子也没走,她看上谢长安同志的皮包了,问他在哪里买的,谢长安同志没理她买了戒指就走了,然后你猜怎么着?”

“那个女人自己掏钱买了一对跟谢长安一模一样的戒指!”洛宁笃定道。

“对!”售货员手动点赞,你真是太聪明了。

洛宁的气,突然就消了。

叶湉如此处心积虑,结局却那么悲哀。

看到她这么可怜,她就高兴了。

“你买的戒指呢?”洛宁将爪子伸到谢长安面前,这家伙还想到去给她买结婚戒指,必须给她点一百二十个赞。

谢长安暗暗松了口气,将戒指掏出来放在洛宁手里,“本来我想结婚那天再给你,都被叶湉搅和了!”

洛宁抿嘴笑了,打来戒指盒发现里面的戒指跟叶湉拿的那对不一样,“咋回事儿?”

“还不是怕你不高兴,谢长安同志又另外选了一对!”售货员在旁边解释。

“洛宁同志,你对象很照顾你的感受,你很幸福,真叫人羡慕。”

洛宁小心翼翼的将戒指收起来,“劳烦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长安你去给这位同志包一包喜糖,权当我们夫妻的一点心意,在我们卧室的五斗柜最下面一层。”

“好!”谢长安点点头,立即进去了。

“谢谢,这一趟我可跑值了。”售货员喜出望外,兴高采烈的道谢。

洛宁拉着她,压低了声音,“我爱人还在你们店里打了什么?”

“你咋知道?”售货员感觉都玄幻了。

“你不是说他买了戒指就走了吗,如果他不会去怎么会有机会知道那个女人买了跟他一模一样的戒指呢,那个消息还是你告诉他的对不对?他既然去金店,肯定是去买首饰的,所以他除了耳环之外,还买了别的。

但是他身上没有东西了,那东西还在你们店里。”

洛宁一脸我什么都知道,我还读书多,谁都别想骗我的表情。

售货员啧啧咂嘴,“我的个乖乖,你咋这么聪明咧,他的确打了别的东西,一对耳环和项链,都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样式,漂亮得不得了,其实他本来还想打一对戒指的。

但是时间来不及了,耳环和项链一周时间都很赶,再加戒指我们打不出来,所以他就另外换了一对现成的。”

这家伙,怪有心的,洛宁被取悦了。

谢长安包了喜糖,欢送售货员离开,感觉小媳妇很高兴。

“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洛宁点点头,四下看看没有发现人,偷偷在谢长安脸上亲了一下,像一只快乐的小蝴蝶一样飘了进去。

谢长安脸色微红,朝右边看去,正好看到权首长,他摸摸鼻子转身进了大门。

权首长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

任得意和罗一帧立即看到谢长安进去,立即凑了上去。

“队长,解决了?”罗一帧感觉乌云飘远了,碧空万里。

“必须的!”谢长安超级骄傲。

“哎,队长,刚才我们来的时候听到长乐叫嫂子姐,我们以为她是你姐,比我们想象的还年轻,我俩那么一犹豫吧,就没跟嫂子打招呼,你看这事儿弄的……”任得意挠挠头,感觉很尴尬。

谢长安摆摆手,“没事儿,我媳妇特别大度,她不会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能让她计较的除了我就是了不得的大事。

厨房里,谢长乐转头看到洛宁喜笑颜看的进来,如释重负,“你赶紧来吧,我干不来这个。”

洛宁从谢长乐手里接过筷子,拿起漏勺,将鸡块捞了出来沥在盆里,又倒了一波生的几块下去炸。

谢长乐趁着洛宁不注意,抓起一块炸鸡塞进嘴里。

唔,果然好好吃,刚出锅的还带着新鲜的香气和热气。

“媳妇,需要做什么,我来!”谢长安挽起袖子,走进厨房。

任得意和罗一帧立即跟着,他们今天过来认门,嫂子留他们吃饭,必须得干点活心里才过得去。

洛宁一边炸鸡块,一边随口吩咐吩咐了一大串。

“嫂子,这太丰盛了,随便弄口吃的就行了。”任得意和罗一帧异口同声的说道,现在大家都不富裕,虽然嫂子家看着挺有钱的,但也不能这么浪费。

“长安能带上门的,都是他的兄弟,到我这里就跟到自己家一样,你们千万别拘束。”洛宁心里暗搓搓的,这两个人她以前听谢长安提过,而且她还得了罗一帧家的好处,必须好好招待才行。

任得意和罗一帧还是有些过意不去,齐刷刷的看向谢长安。

“听我媳妇的吧!”谢长安一锤定音,麻溜的洗菜。

凌珺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感觉挺没意思的,起身晃到门口,赫然看到……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