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苏韬亲眼见识了吕诗淼的家长里短的矛盾,觉得挺有趣,生活除了酸甜之外,必须有苦辣,这便是家庭的烟火味,也是吕诗淼之前并没有享受过的。

客厅里只剩下许诗音和苏韬,她穿得比较休闲,尤其是一双细腿交叠,慵懒中透着一股妩媚。

“是不是觉得我没素质,特别凶?”许诗音吐了一颗橘核放在掌心后,问道。

“觉得活得比较真实。”苏韬道,“不喜欢一个人,就会明确地表现出来,这一点跟姐不一样,她从小生活的环境,让她万事只能靠自己。她必须要察言观色,处理好与身边人的关系,才能够艰难地活下去。”

比如和前夫的婚姻,即使受到了那么多委屈,吕诗淼也依然忍下来。她和许诗音虽然长相很像,但性格截然不同。

许诗音炙热如火,敢爱敢恨,吕诗淼恬淡如水,对待感情会有自我保护的本能。

“的意思是,我比不上我姐咯?”许诗音眼中闪过一抹失落之色,“没错,我跟姐没法比,她不仅长得好看,而且特别自立、善良。”

苏韬摇头笑道:“我不是拿俩作对比,只是分析们性格的不同之处。其实的性格也挺好,跟聊天会觉得自己真实的活着。”

“是吗?我的心情变好了,奖励一片橘子吧。”许诗音笑着将橘子塞到苏韬的嘴里。

苏韬没想到她突然靠近,被迫地将橘子吞入口中,橘子的体积很小,一不小心将许诗音的拇指和食指指尖含在了嘴中。

除了橘子的香甜甘冽的味道之外,还有一阵护手霜的香味,苏韬品出了护手霜的成分,应该是三味国际推出的新款产品,是由中草药混合制成。

许诗音只觉得手指尖传来沁凉,仿佛整个人被电流击中,心脏跳动的速度至少加快了一倍,她本能地僵硬在原地,注视着苏韬的眼神,面颊的温度飙升,仿佛被熨斗烫了一般。

玲珑妹子古风气息如此纯美

这时门外传来动静,她突然意识到好像有点不好,赶紧一本正经地坐回沙发上,目光落在别处,掩饰刚才发生的一切。

苏韬也是短暂失神,刚才那瞬间,他差点将许诗音当成了吕诗淼。

吕诗淼和许诗音长得太相像,更关键的是,许诗音略带火焰的个性,正好补足了吕诗淼的一面。

苏韬赶紧打消脑海中荒谬的想法,告诫自己,要保持纯洁。

田诤垂头丧气地走入屋内,在鞋柜附近更换拖鞋,身上披着吕诗淼刚送出去的长款白色羽绒服。

许诗音瞥了弟弟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哟呵,的女神走了吗?”

田诤气冲冲地走到许诗音的面前,怒道:“姐,是不是太过分了?难道非要看到我和巫春分手,才会高兴吗?”

许诗音目光落在自己昨天刚涂好的紫色美甲上,淡淡道:“没错,因为我觉得她不适合,要相信女人的第六感。她不喜欢,只是在利用,如果哪一天觉得更合适的,会将扔到一边。难道有打算做别人的备胎?”

田诤太阳穴的青筋隐现,“太过分了。我今天就跟表明态度,我会和巫春结婚,会和她相亲相爱过一辈子,至于的情绪,从今往后我都会忽略。”

“田诤,为了一个外人,敢这么跟我说话?”许诗音的脾气也上来了,若不是苏韬在旁边坐着,她恐怕早就冲过去狠狠地抽田诤了。

苏韬望着这对姐弟也是无言以对,不过虽然矛盾很激烈,但他俩的感情很好,即使再怎么争执也不会散,这便是家人的意义。

从情理上讲,苏韬是站在许诗音的立场,他会相人之术,从巫春的面相来看,是一个颇有想法的女孩。至少她对自己和田诤的感情,没有那么单纯。

女怕嫁错,男怕入错行,很多女孩都将婚姻当成二次重生的机会。

从很多细节可以看出,田诤对巫春的感情,比巫春对田诤的感情要更加的深。

若是走到一起,田诤肯定要付出更多,许诗音是担心自己的傻弟弟会再次吃亏。

吕诗淼觉得继续让苏韬看到妹妹和弟弟争执不大好,给苏韬使了个眼神,苏韬脸上带着微笑,取过外套披在身上,走出了屋子。

小区内的灯光闪烁,鞋跟踏在红色的地砖,会击出哒啦哒啦的声音。

苏韬和吕诗淼并肩而行,两人好久没有这么安静地相处了。

吕诗淼宛如一朵绽放的牡丹,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的女人味,她的温柔与坚韧,让她的气质变得充满魅力。

她成功地转型,从一名儿科大夫,变成一名专心公益的慈善家。

吕诗淼的名气,如今不仅在国内响亮,在国际慈善界也有很强的影响力。别人提起岐黄慈善,第一反应便是知性、成熟的吕诗淼,而不会和苏韬联系在一起。

苏韬很满意这个结果,这也是苏韬的思路,他让吕诗淼代表岐黄慈善出席各种场合,自己则选择淡化出视野,隐藏到暗处,首先可以给自己腾出时间,其次也让吕诗淼更好地锤炼和提升自己。

吕诗淼活跃在慈善界,她的人脉关系网络也在迅速扩张,再过个两三年,谁也不知道她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甚至晏静在私下里感慨,吕诗淼的潜力无穷,未来会是苏韬最大的助力,成为享誉全球的慈善女神。

“让笑话了啊,其实诗音和小诤平时的关系挺好。诗音平时对小诤很照顾,经常给他买这买那,比我贴心多了。”吕诗淼帮他俩解释道。

“我能理解,正是因为感情好,彼此才会坦诚相对。”苏韬道,“虽然许诗音说话很难听,表现得也很强势,但忠言逆耳,只有关系最亲密的人,才会把话说得那么明白。”

“也不看好巫春这小姑娘?”吕诗淼惊讶地望着苏韬。

“觉得她适合田诤吗?”苏韬反问道。

“我觉得她还挺不错,虽然有点公主脾气,但现在的女孩都是独身子女,娇生惯养,谁又没点脾气个性?感觉巫春挺聪明,田诤大大咧咧的,很多事情稀里糊涂,有这么一个女孩在他身边,也好给他出谋划策。”吕诗淼其实也看得明白,巫春处人与事,掌握分寸,比自己弟弟要高一截。

苏韬颔首道:“巫春对怎么样?”

“她对我挺好,经常给我发信息,闲聊一些琐事。如果天气转冷,她会提醒我多穿点衣服。”吕诗淼苦笑道,“但她和诗音不知道为何,天生犯冲!”

苏韬淡淡笑道:“她有意接近,故意讨好,在的面前展示出来的一面,自然都很不错。至于许诗音对她很反感,她就算是讨好,也无济于事,所以两人就会出现矛盾了。”

“这么一说,倒是给我一个提醒,难道她真的不适合田诤?”吕诗淼蹙起了眉头,她对田诤的感情,比不上许诗音对田诤的感情,毕竟两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生活了几十年,积累沉淀起来的感情,就算是有血缘关系,但也会亲疏有别。

“又犯糊涂了。”苏韬在吕诗淼的脑门上轻轻地弹了一下,“刚才都说了,田诤的人生,应该由他自己做主,而不是别人横加干涉。”

吕诗淼轻轻地叹气道:“那我就坐视不管?”

“是啊,即使前面有挫折,也是他自己选择的。”苏韬很认真地颔首道。

“有件事我想拜托。”吕诗淼犹豫片刻,轻声道。

“跟我有必要这么客气吗?”苏韬哑然失笑道。

“那我就说了啊!巫春想让帮忙解决编制的问题。这也是田诤和巫春的矛盾所在。”吕诗淼苦笑道。

“原来是这事儿,我等下就去安排一下。”苏韬微笑道,“以后千万别跟我客气,的事就是我的事,不找我,我反而会感觉很失落。”

吕诗淼微微一笑,将头侧在苏韬的肩膀上。

她已经喜欢身边的这个小男人,给自己遮风挡雨了。

苏韬开车离开别墅之后,吕诗淼返回家中,见田诤躲在书房打手机游戏,笑着走过去,道:“还在生二姐的气呢?”

“是啊!从小到大,我就活在她的阴影之下。”田诤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抱怨道,“只要她做了什么坏事,都会转移到我的身上,有一次我们在家里炸火腿肠吃,结果弄出了火灾,爸妈调查之后,我姐说是我嘴馋非要吃。我爸将我揍了个半死。”

吕诗淼哑然失笑,心道看来自己确实错过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啊。

“应该知道,二姐是为着想,担心遇人不淑。”吕诗淼劝说道。

“我都这么大了,一个人是好是坏,我能看不清楚吗?”田诤在游戏里的角色死了。

他的表情变得很颓废,一个劲的唉声叹气。

“好啦,不要这么伤心了。巫春的事情,我帮问过苏韬,他答应帮忙解决。”吕诗淼笑道。

“真的吗?”田诤注意力从手机游戏上转移出来。

“是的,但要跟巫春解释,若是事情真成了,在新岗位上要好好努力,以免招人口舌。”吕诗淼提醒道。

“我得打个电话!”

田诤才不在乎会被其他玩家举报,直接退出游戏。

吕诗淼摇头苦笑,田诤还是太单纯,跟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