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那天林言走了之后,林清清又独自在那个卡座上坐了很久才最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摇摇晃晃的往外面走去,却突然觉得今天的阳光特别刺眼,刺眼到让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她有点想流泪,却又不能流泪。现在的她是怎么了,竟然连说拒绝的权利都没有了。明明知道林言是个恶魔,但她却除了迁就之外无计可施。

正当她崩溃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有气无力的把手机拿出来以后,扫到了来电显示上欧远澜三个字,林清清的眼泪突然就猝不及防的落了下来。

她明知道和林言在私底下合作交易对不起欧远澜,然而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她连告诉他的勇气都没有。手机还在不停的震动着,但林清清却不敢接。

在高远的天空下,在刺眼的阳光下,林清清终于一点一点的失去力气蹲在了地上。她抱住自己的膝盖,在这家咖啡厅旁边的角落里哭的瑟瑟发抖,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幸好这家咖啡厅的位置比较偏僻,所以现在人并不是很多。林清清哭够了,终于胡乱的摸了一把脸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走出了街口,林清清才敢拿出手机,然后给欧远澜回拨了一个电话。刚刚因为她没接,这个人竟然一次性打了三个电话过来,估计他现在应该会很生气吧。

“怎么了?”林清清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她不想让欧远澜听出任何的端倪。

电话那头的男人果然是十分不爽。“刚刚你在干什么?”他的声音里满是不耐烦。

只要不面对着欧远澜,林清清就能把谎话说的很溜。“刚刚暖暖打电话过来让我出来陪她逛街,所以没听见电话响了。”她突然发现,只要不是在欧远澜眼前,只要她不看见那个人,她的嘴皮子还是很溜的。

“江暖?”欧远澜重复道,语气里满是质疑。

他一提出质问林清清的心里就猛的惊了一下,但此时话已出口,她就只能硬着头皮把话说完。“对,暖暖。”她语气坚定的说道。

我只愿时光停在这一刻与你共享

在她说完之后,电话那头的人突然就沉默了下来。这期间,林清清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生怕哪里出了什么破绽让他听出来了。

过了几分钟以后,欧远澜的声音终于重新响了起来。“司机刚刚去接你了,说家里没人。”他的语气并不是很好,甚至说有些冷漠。

林清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抱歉啊,我刚刚不在家。”她满怀歉疚的说道。

“你现在在哪里?”欧远澜的声音里几乎听不出一丝感情,他就好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

环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林清清大概的报出了几个标志性的建筑。“这边大概就在未央路的北大街口。”她看了一下自己所在的路标然后说道。

欧远澜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然后对她说道:“现在别动,二十分钟后我来接你。”他冷冷的安排道,然后就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林清清叹了口气。她现在真的不知道,万一有一天欧远澜知道了自己曾经和林言交易过的事情会怎么想她。

刚刚在咖啡厅里喝过的咖啡慢慢在胃里发酵,就像刚刚的那些事情一样,在她心里一点一点的发酵膨胀,一直到最后填充了她整个胸膛。林清清觉得自己难受的慌,她看着路标蹲了下来,想让自己舒服一点。

欧远澜不管是在公事上海市在私事上,永远都像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就算是估算时间,他也能估算到最精确。林清清刚看了一眼时间,发现二十分钟已经到了的时候,她的眼前就停了一辆玛莎拉蒂。

银灰色的车门打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色的皮鞋。上面一尘不染,看上去就像是橱窗里摆出来的展览品一样。顺着这双皮鞋往上看,林清清看见了深灰色的西装裤,然后是一双让人啧啧称赞的大长腿。这双腿的主人在林清清的目光移到他脸上之前就蹲了下来,所以她没能看见他修长的上身。

“不舒服?”欧远澜皱着眉头问道,眼底除了寒冰终于有了一丝波澜。

林清清点点头。“胃疼。”她简洁的回答道,然后露出了一脸的难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习惯了在欧远澜面前软弱了。不管是身体上的不舒服还是心理上的难受感,只要看见这个人或者是这个人的名字,她所有的盔甲就都付诸东流了。

在林清清反应过来之前,她就被一把抱了起来,而且是公主抱。一时之间,她竟然下意识的就揽住了欧远澜的脖子然后惊呼了起来。一切都显得那么水到渠成,但看着眼前人的脸,她却觉得有些心虚。

“怎么?怕你太重了暴露真实体重?”在这幅唯美的景色下,欧远澜说了一句十分煞风景的话。

一瞬间,林清清脑海里出现的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什么琴瑟和鸣,什么粉红色的爱心泡泡,都在此刻化作了幻影。虽然她不算是特别胖,但因为最近只吃不运动,又加上欧远澜致力于拿他们家的饭菜勾引她,所以就算是没有胖特别多,但体重还是会*裸的暴露的。

林清清低下头,然后小声抱怨道:“都怪你们家大厨的饭菜……”她企图推诿责任。

“肥水不流外人田。”说完这句话,欧远澜就抱着林清清阔步走上了车。

这句话用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意思,但用在这种语境之下,林清确实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这是把她比做肥水呢,还是把他们家大厨的饭菜比做肥水?

本来林清清就斗不过欧远澜,而他又老是爱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估计再这么下去,她就真的得买本字典成天带着,免得什么时候就得拿出来活学活用了。

短短几步的距离,欧远澜还是全程把林清清抱上了车。一直到在车上坐好了的时候,她还有些害羞不敢抬起头。“你是舍不得放手吗?”欧远澜弯着腰,对一脸沉醉的女人说道。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