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 g1支部,战争前线。

“恐怕……没那么简单吧?鹤女士。”

海军里称呼鹤为“鹤女士”的只有一人,大将“青雉”。

其他人不是“鹤参谋”、“总参谋长”便是“鹤中将”。

以及卡普那独特的招呼,“鹤酱”。

虚弱的靠在枕头上,青雉面有菜色但眼神清明。

“总帅突然让你带我离开,绝对发现了什么才对。”

“所以这样做真的好吗?视而不见什么的……”

圣地遭逢大乱,避不开海军的眼线。

那冲天而起的火光隔着高大巍峨的红土大陆依旧清晰可见,隐隐传来的爆炸声更是让人心悸。

身为海军却对此置之不理,结合今天的遭遇,青雉明白有什么问题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不是视而不见……”

清纯花季少女街拍高清写真

对此,鹤闭目沉声:“老太婆我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在元帅赤犬等人回来以前,维持战线稳定。”

“除此之外,一概不理。”

“你是要我违抗军令吗?青雉……我可不想一大把年纪还晚节不保。”

“晚节不保……”

青雉默默重复这句话,忽然揶揄的看着她:“你深更半夜和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想做到可没那么容易。”

鹤:“……”

咔擦……

大门推开,库蕾哈好奇的看了眼房间,问道:“聊完了吗?他怎么睡着了?”

“估计是太累了吧,毕竟才刚刚苏醒……”

鹤表情平静的回答道,随即点头示意。

“拜托你了医生,他现在的状态,出去也是送死。”

“嘁嘁嘁嘁!放心,到我手里的病人,只有两种情况能从病床上下来。”

库蕾哈灌了口酒,笑眯眯的说道:“一是痊愈,二是尸体。”

我能选第二种吗?

匪夷所思的沉默片刻,鹤点点头,转身离开。

……

圣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同样瞒不住其他人,冥王甲板上,正在追击海王的一行人不约而同的接到紧急联络。

“什么?你说圣地出事了?!”

光头零惊愕的看着电话虫,抬起头,果然,赤犬也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电话虫。

“我知道了……通知体成员,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保护好圣地!”

随即挂断电话,对赤犬说道。

“我想现在不是继续搜寻海王踪迹的时候了,赤犬元帅!”

“一旦圣地损失惨重,我们就算杀了海王,对整个战局来说也不过杯水车薪。”

光头零知道赤犬现在不是那种只知道服从命令的家伙,直接搬出圣地大旗压人绝无可能。

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才能说服他。

“的确,我们追杀海王的原因也是因为她的行为挑衅了政府权威、威胁到了大海安……可圣地本身的重要性,更值得被保护。”

桃兔紧锁眉头,被鹤定为接班人的她拥有不俗的智谋。

赤犬听得出她话里有话,是“圣地本身的重要性”,而不是“世界政府本身的重要性”。

一旦圣地被敌人攻破、损失惨重,那会掀起的波澜,绝对比海王出世冥王出世更加严重!

只不过有个很现实的问题存在……

“来得及吗?”

默默揉着太阳穴,赤犬皱眉道:“我们在海上绕了一大圈,哪怕以冥王的速度,想回去也需要两天。”

距离才是最大的问题!

大海何其辽阔?

现在密布海军前半段基地的海列车线路,也不过加紧了周围几座岛屿之间的联系,和整条伟大航路相比,不足万分之一的面积。

而两天时间、日日夜夜四十八小时,真的有赶回去的必要?

除非,他们能把这个时间拉短!

黄猿:“……”

发现几人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黄猿摊开手:“喂喂,罗恩曾经说过,面对强敌,明知道己方战力不足还分兵支援,属于找死中的找死。”

“你们应该不会那么不理智吧?”

“战场上生搬硬套理论没有任何意义,随机应变才是真理!”

光头零摇摇脑袋,说道:“更何况单打独斗冥王也不会怕了海王类大军,只要我们拦下海王本体进攻,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而圣地那边,正需要这点‘短时间’。”

“说的不错!”

赤犬瞪了眼又想出工不出力的黄猿,面带煞气。

“黄猿,我要你立刻赶回圣地支援!这是命令!”

“嘛,别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看着我,我去,我去行了吧?”

黄猿幽幽的叹了口气,猥琐的嘟起嘴。

正在这时,天空中响起一声闷雷,澎湃电光照亮夜空,让整个世界一片明亮。

众人目送那贯穿云层的“拉链雷”眨眼间从新世界深处穿行而过,消失在前方密布的乌云天际,黄猿表情一变,立正敬礼。

“我知道了,立刻出发!”

说罢,不理会赤犬抽搐的脸色,他双手弹射出一面面棱镜,化作光粒子不断折射,迅速消失在夜空之中。

“果然,玛丽乔亚出事了!”

海面下,海王把自己藏在一片珊瑚礁里,若有所思的抬头。

忽然表情一动,看向珊瑚礁外围不断游走的青黑色鲨鱼,以及那鲨鱼背上绑着的人造产物,脸色不由发青。

“可恶!又被发现了!”

咕噜噜……

一大堆金属罐头带着气泡从冥王甲板下投放入海,海王想也不想离开藏身地,下一刻,恐怖的爆炸将海底地形彻底改变!

“七点钟方向,追!”

甲板上,桃兔果断下达命令,让士兵们行动起来。

……

圣地,玛丽乔亚,花之间。

唰!

长胡子五老星闪身出现在花之间大门前,看着前方守候着大门的老人,他终于松了口气。

“维克先生,伊姆大人醒了吗?”

“主人早就醒了,特命我来接应你们。”

维克微微躬身示意,随后看了眼左右,诧异道:“只有你一个人吗?其他人呢?”

“这……说来话长。”

惊诧的意识到另一人没有跟上来,长胡子五老星苦笑摇头,站起身:“还是尽快去见伊姆大人吧,他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

知能的神!

世界的主宰者!

在长胡子五老星眼里,对被冠以无数伟大之名的伊姆来说,弄清楚圣地发生的事再简单不过。

“原来如此,是我失言了。”

老维克点点头,转身拿出钥匙,将花之间那扇缠满藤蔓的锁扣打开。

“请这边走。”

“多谢!”

长胡子五老星深吸口气,整理一下衣冠,迈步踏入花之间。

但在这时……

噗嗤!!

“呜哇……!”

张嘴吐出一口混杂内脏的鲜血,长胡子五老星不敢置信的抓住从腹腔穿出的手掌。

温热的鲜血顺着关节滴落在地,他眼里带着不解与震惊,转身看着一副管家打扮的老人。

“为……为什么?!”

嘎吱……

哗啦啦!

没有回答,只有手臂再次发力,彻底搅碎内脏,灭绝生机。

维克的眼神在五老星眼里是那么陌生与熟悉,像是回到了几十年前,那个黑暗的夜晚。

“比我想象中还要能干嘛,奥瑞克。”

维克默默自言自语,将手拔出来。

噗通……

最后一名五老星瞪圆了眼珠子扑倒在地,神情狰狞,赫然死不瞑目。

唰!

忽然,一道身影出现他身后。

奥瑞克平静的看了眼地上的尸体,说道:“我记得我没让你出手,叔父。”

“都一样……”

闻言,维克默默拿出手帕,擦拭手臂上的鲜血。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有机会偷袭里面的那位大人吧?”

对此,奥瑞克眉头紧锁,随即展颜笑道。

“说的也对!我太天真了。”

吱吱……

这时,摩擦声传来,让两人瞬间回头,摆好防御架势。

但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只有花之间那封闭的大门无风自动,慢慢向外打开。

“伊姆!”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奥瑞克握紧拳头,寒声低吼。

“我又回来了!”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