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烈沙角斗团一行人来到孤傲角斗场,看到广场上挤满了人,大家顿时感到苦恼,这可怎么进去呢?

如果硬挤进去,碰到脾气不好的修炼者,只怕会动手打架。

角斗比赛前打架,是角斗团最忌讳的事,这预示着比赛不顺。

还好,在人群外面等待了片刻,一位正在劝架的执令者看到了他们。

那位执令者扔下撕打的家伙,走过来询问:“你们是哪个角斗团?”

蒙天煞拱手行礼:“大人,我们是烈沙角斗团,负责人是江尹先生。”

执令者点头应道:“你们等一会儿,我找人来开路。”

说完执令者钻入人群,过了一会儿,他回到烈沙团这边,身后跟来了另外三名执令者。

四名执令者排成一排,用力推开人群,其中一人鼓动气劲高喊:“让开!把路让出来!若有阻挡者,按孤傲角斗场闹事处理!”

人群被执令者洪亮的喊声吓退,纷纷站到两边让出一条道路。

郑秋跟着队伍穿过人群,听到两边围观者七嘴八舌地议论,猜测这支打扮精悍的队伍是哪个角斗团。

进入孤傲角斗场,蒙天煞二话不说,直接带着大家进入休息室,然后沿着下行的楼梯经过等候大厅,一直来到武器库。

白嫩美女长发披肩蕾丝白裙忧郁眼神写真图片

蒙天煞在武器库内转了一圈,仰起头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来得早就是有好处,这个武器库还没有角斗团来过,大家快搬,能背多少就给我背多少。”

郑秋拉了拉旁边一个角斗士的袖子,问道:“孤傲角斗场的武器库不止一个吗?”

那个角斗士忙着寻找趁手的兵器,头也不回地答道:“当然不止一个,中间的沙场总共四个入口,每个入口后面都有一个武器库。”

郑秋还想问问题,却被马朋拉了过去:“郑秋你还磨蹭什么,挑东西拿啊!”

郑秋他们的任务是救治同伴,所以拿的东西以防御为主,锁甲、鳞甲、头盔、盾牌,只要是大小合适的,都往身上套。

不一会儿,三个人就把自己裹成了铁盒子,其中马朋更是过分,仗着力气大,光铠甲就穿了四层。

郑秋穿了一件鳞甲上衣,套了一条锁甲裤子,头盔选了个大沿帽,取下来还能当盾牌用。

另外他又找了两块三角轻盾,左臂绑一块,右臂绑一块。

最后,他和耳猫合力,从架子上抬下一面门板大小的方盾,跟着蒙天煞哼哧哼哧回到休息室。

他们离开后不久,又有个角斗团来到武器库。

那个角斗团的教头看到里面的情形,破口大骂:“哪个混蛋拿走了那么多盾牌、盔甲!这还比个屁,你们看住武器库,我去找负责人,我要向角斗大会投诉!”

休息室内,蒙天煞让大家围到桌边,拉出晴有财说道:“明天的比赛方式是混战,肯定要打很久,我在看台帮不上忙,沙场上需要有人带头指挥。

你们之中,晴有财当角斗士的时间最长,修为也最高,让他当指挥最合适。”

其他人纷纷点头赞头,晴有财当了那么多年角斗士,大大小小的比赛也打过数百场,经验丰富。

“行,就听晴老头的。”

“晴老头当指挥没问题,我们都认可。”

蒙天煞拍拍晴有财的肩膀,让他往中间站:“晴有财,从现在开始烈沙角斗团的人都听你指挥,你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布置。”

晴有财点点头,环顾众人,开口道:“那好,既然大家都认可我,那就按我说的做。

现在每个人只留一件铠甲和一个头盔,其余的武器装备都堆到一块儿,我需要清点。”

看到大家有些犹豫,蒙天煞吼道:“愣着干什么,相信晴有财就照做!”

闻言,大家取下兵器和铠甲,堆放到桌边。

郑秋三人正在脱铠甲,却被晴有财拦住:“你们是重要的保护对象,就这样穿着,把那面方盾搬过来。”

等到武器装备都堆放好,晴有财蹲下身一一清点,从隔间里找来纸笔,将东西分类记录。

除去每个人身上穿的,这里还有铠甲四十三副,大小兵器六十六件,盾牌三十余面,绳索、木杆、钩子等杂器若干。

晴有财把一张白纸铺到桌面上,画出沙场的轮廓,然后在轮廓上勾出四个圈,代表沙场入口。

“大家看,我们现在的休息室在这个位置,所以明天我们进入沙场的入口,是东边这个。”

角斗士们围上前,探着脑袋看纸上的图画,竖起耳朵听晴有财分析。

“在这个入口,有三个角斗团要进入沙场。”

晴有财拿起笔在纸面上敲了敲,“注意,明天三个角斗团之中,我们拖到最后入场,一进去,就卡在入口处的沙场位置布阵。

入口处有两名执令者把守,这样我们的背后就不会受到攻击,只要注意前方的敌人就行,即使损伤严重,也能第一时间从沙场撤出去……”

蒙天从江尹先生那里弄到的阵法,叫做《罗伞蔽天大阵》。

此阵不需要布阵材料,以八位修炼者作为阵眼,将八人的气劲汇聚到一起,在阵法上方形成像罗伞一样的盖子,专门抵挡箭矢、气柱、飞镖、掷环等远程攻击。

晴有财画出示意图,要大家将盾牌,以下大上小的次序叠成盾墙,然后将木杆撑到盾牌后面进行加固。

盾墙顶上用阵法的气伞覆盖,搞成一个坚固的堡垒。

堡垒里面,大家轮流充当阵眼,郑秋三人则靠在堡垒后面,贴着执令者的位置救治伤员。

至于争夺蛟蛋,由晴有财带领两名气华境的角斗士,进行第一轮的试探攻击。

“这些多出来的铠甲和兵器,按照每个人所站的位置来分,越靠前的人越多……”

晴有财一连讲了半个多时辰,才把所有的布置内容说完。

抬起头,看向周围的角斗士们,回应他的,是赞同地目光。

有人直接开口表示支持:“我觉得晴老头安排的对,各司其职,有没有人反对?”

“没有!”

“我听晴老头的,这个靠前的位置交给我。”

“我修炼的是气劲功法,适合当阵眼。”

“明天就这么打,齐心协力,把蛟蛋抢到手。”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