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我相信”,所以带给了我们太多的悲观。因为在太多的人有了我相信这种笃定的想法之后,那笃定之中本应该到来的人和事都没有到来。所以那不仅仅是可笑,更可悲。

周不予看着那个女孩子眼神里的坚定忍不住想笑,因为她这些年见到了太多的我相信,见到了太多的失望。

古千叶说,他会来。

周不予不信。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你说的那个他,此时此刻正在静园里和那位圣皇陛下商谈很重要的事。在你数他会来的之后,我想问问你,你可知道他是谁?”

古千叶反问:“你可知道他是谁?”

周不予笑着回答:“当然知道,一个本该死了却以别人的人生活着的人。”

她看着古千叶的眼睛说道:“你真的以为他会在意一个女人?”

古千叶没有说话,眼神里有些疑惑。

周不予道:“你还是不够了解他,在他眼里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亲人朋友,没有家只有国,没有亲情只有法律。他连一块冷冰冰的石头都算不上,他是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你可知道,曾经有一个叫许眉黛的女人对他有多爱慕?可他根本不为所动。你看知道,当时爱慕他的女人又何止一个许眉黛?”

古千叶还是没有说话,眼神里的闪烁似乎显示着她在动摇。

周不予似乎很愿意看到古千叶的这种动摇,语气平淡却直击人心的说道:“我可以告诉我是谁,我曾经在明法司做事很多年,我喜欢他,当初也觉得自己可以为了他甚至是为了他的理想去死。正因为如此,我才知道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娇嫩女生尽显公主般纯真

她长长的舒出一口气:“他……算不上一个人。”

“如果他是一个人,也是一个木头人,或者说石头人,只会按照创造者赋予他的想法去行动,除此之外再无别的想法。他活着只是为了那所谓的法律公义,人本该有的七情六欲在他身上连个印记都没有。”

她说到这的时候看向鼓古千叶,以为自己可以击溃这个少女心中的幻想了。可是当她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错了,古千叶眼神里的闪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松。周不予忽然间明白过来,这少女眼神里之前出现的闪烁和疑惑根本就不是在怀疑那个男人,而是在怀疑自己到底是谁。

而她,刚刚把答案告诉了古千叶。

“我说,他会来。”

古千叶的眼睛里有光,一种璀璨的充满了期待的光。

“他就一定会来。”

古千叶躺在床上,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出现什么意外。

正因为这种反应和这种自信,周不予好像被什么刺中了自尊心,她变得暴躁起来:“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杀了你,然后纵然是你心目之中的那个他来了,又能如何?你死之前,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古千叶嘴角往上挑了挑:“你是想让我害怕起来?在你面前变得弱小,变得畏惧?你期待着我对你顺从,期待着我心里出现你描述出来的那种恐惧?并不会啊……哪怕你真的会杀了我,哪怕我临死之前真的不能再见到他,这些都不重要。”

她看着周不予:“即便如此,我也没有遗憾。因为我心中有自己的坚信,这就够了。我这一生若是就此结束,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完美的结束。”

周不予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理解这个少女,明明才那么大,应该连二十岁都没有,为什么却对世界有这样的理解,对事情又是如此的通透。

古千叶道:“你说他没有自己在意的人?他只在意国法?不……你想想他为什么会在燕国沧蛮山遇袭?”

周不予刚要反驳说那是他的兄弟不是他的女人,可是脑子里忽然间就冒出来一段回忆。

那个时候她还在审判司而不是档案司,因为自己的天赋对于查案来说有着巨大的优势,所以当初负责把她招收进明法司的人第一安排就是让她去了审判司,有了她的存在,审判司的进度迅速的提升,审查的精度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然而,那个时候的她还只是审判司一个小小的裁决,距离明法司首座方争还有着漫长的距离。她那个时候真的很好奇,自己第一次接触到方争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景。这个第一次见面来的很快,快的对她来说有些猝不及防。

就在她进入明法司审判司的第四天,在审判司里刚刚从一个普通裁决提升为管理一个十二人小组的成大成就找到了她,告诉她首座大人要见她。到现在,周不予还记得自己当时有多紧张有多惶恐,她局促不安的走进方争的书房,看到了那个自己仰慕了许久的男人之后就一阵阵的窒息,几乎快要眩晕过去。

然而方争的第一句话就给她头顶上泼了一盆冷水。

“从今天开始我要把你调离审判司,那里不适合你,你去档案司吧。”

只这一句话,连解释都没有。

当时她想问为什么,可是方争一直在和屋子里的其他司首研究一个大案子,根本就没有再理会她,也没有再对她说一个字。她站在那很久很久,像是个木头人一样的尴尬。她只能转身离去,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去档案司报到。

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以她的天赋能力,可以让审判司破案的速度成倍的提升,她觉得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可以得到他的认可。可是这第一次见面毫无疑问的冰冷的,是不近人情的。他甚至没有了解自己,就那么武断的结束了自己在审判司的工作,就斩断了她对未来的一切幻象。

她甚至想到了就此离去,想到了再也不回明法司,再也不去想那个男人。

可是她又不甘心,她想问清楚,为什么自己不适合在审判司,为什么他要那么霸道的毫不讲理的把自己调离?这个不讲情面没有人情味的男人,凭什么为自己决定未来?

直到……后来她真的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成为了档案司的司首之后,可以经常见到他了。在一次各司首聚集的会议之后,她故意最后一个离开,然后问了方争那个困扰了她长达十年之久的问题。

“首座大人,当初我刚到明法司被分配到了审判司,为什么您要把我调离?为什么您在那个时候说,我不适合再审判司做事?”

当时方争楞了一下,似乎完全忘记了这件事,回忆了一会儿后才笑了笑,那个笑容周不予到现在都记得。

那是她见过的,最温暖的笑容。

“因为你会受到伤害。”

周不予猛的一摇头,让自己从回忆之中抽离出来。她有些恼火,为什么自己到现在为止还是觉得他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优秀?

古千叶看着她脸色上的变化,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周不予冷冷的说道:“不用你管。”

古千叶撇了撇嘴:“我才懒得管你,我又不知道你是谁。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穷凶极恶之人才多问了几句而已,算我多嘴。”

周不予道:“你难道还没有看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还没有明白自己要面对什么?你就真的不怕死?”

“怕啊。”

古千叶回答:“谁不怕死呢,只是我想,我没有留下遗憾,所以可以坦然接受吧。”

“没有遗憾?”

周不予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眼神里有了闪烁。她在不久之前还想击溃面前这个少女的心理防线,然而在不知不觉之中,她似乎被这个少女毫无心机的回答击败到了体无完肤的地步。

古千叶看到这个女人眼神里的闪烁越来越浓烈,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那么恨他?”

“我恨他?!”

周不予快步走过去,附身一把抓住了古千叶的衣服前襟,眼神之中都是愤怒和杀气:“我当然恨他!我在明法司做了那么多年,为了他和他那个所谓的梦想就是拼了命也没有退缩过。可是到最后,是他杀了我的哥哥,是他毁了我一家!”

“我哥哥视他为偶像,视他为目标!可是最后呢,却被他亲手杀了!”

周不予几乎是嘶吼出来的:“我为什么不能恨他!”

奇怪的是,即便是她如此的声嘶力竭,即便是她随随便便就能决定古千叶的生死,即便她抓着古千叶的衣服在那摇晃在那威胁,可古千叶的眼神里依然没有恐惧。

“我想知道,你怎么知道他就是他的?”

古千叶问。

摇晃着古千叶的那只手忽然僵硬在那,停在半空的时候好像被人刺中了心口似的,还在微微颤抖。周不予松开手,古千叶的后背重重的撞在床上,身体里没有一点力气,她毫无还手之力。

“我为什么会知道?”

周不予想到了自己回到西北的时候,从自己哥哥的尸体和四周残存的灵魂碎片之中得到的消息,还有这一年多来的不断的探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思绪突然又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她在开完会之后故意留下来不走,问方争当年为什么要把自己调离审判司的那一刻。

“首座大人,当初你为什么要把我调离审判司?还说我不适合那里?我觉得以我的天赋能力,可以帮助审判司迅速的破案。一直到现在为止,我也觉得自己应该在审判司做事而不是档案司。”

“因为,你会收到伤害。”

当时方争笑了笑,那是这世上最温柔的笑容。

“你的天赋能力是以自己的精神力直接进入案犯的脑子里探查事情的真相,这固然对于破案来说有着巨大的帮助,但你会受到的伤害也是巨大的。你直接探查他们的脑子,得到的不仅仅是事情的真相还有他们丑陋罪恶的思想,你会看到很多很多他们做过的恶事。长此以往的话,你会被影响。你是一个女人,这种丑陋这种罪恶会逐渐侵蚀你,女人不应该受到这样的伤害,哪怕是在以为明法司做事,为百姓们负责的前提之下都不能。”

方争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怪我当时太不近人情,我是怕你会疯掉。”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