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有了操作台,那些聂家人和剩余的怪物已经构不成威胁。

打开通往另外一侧的门,陈金良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他身后,是狼狈的玄医联盟之人。

玄医联盟作为这一次战斗的先锋,不管是贝思甜还是罗旭东,亦或者是其他的人,都对他们报以万分敬佩!

玄医联盟可谓损失惨重。

“思甜姐!”

熟悉的声音响起,贝思甜回头,就看到宫家兄妹。

此刻宫家兄妹也是相当狼狈,宫云菲还好一些,宫承衍浑身都是伤,脸色发白,被蓬阁流派的两个人架着,人已经是半昏迷状态。

除此之外,符家、侯家以及米家也都有着极大的损失。

贝思甜快步走过去,帮宫承衍看了一下,倒是没有致命的伤,但是脱离消耗很严重,如果不及时进行补充,精气神会有散的可能。

宫云菲看到贝思甜和贝佳乐站在一起,尽管知道她有一个双胞胎妹妹,但是仍旧不免吃惊,竟然会如此相像。

不过随即看到景长乐,宫云菲一颗心瞬间就放了下来。

她脸上露出由衷的笑容,一个是景长乐安然无恙,另外一个,蓬阁流派的大家长,已经死在了里边,未来景长乐的路会好走许多。

可爱萌妹楚楚动人清纯粉嫩傲娇气质小美女写真

不是幸灾乐祸,但是她很解恨!

因为那混蛋,竟然差点把她推出去挡怪物,要不是关键时刻她哥哥推开她,她现在已经死了!

“思甜姐,你知道我看到谁了吗?”宫云菲说道。

贝思甜给宫承衍进行了一番治疗,随后问道:“谁?”

“文欣带领的文家,和熏月流派!”宫云菲摇了摇头,“都已经被转变了,真是讽刺!”

在那些怪物里边,她看见了文欣和周永根这两个家族流派的大家长,他们当初跟着聂家,一定以为自己抱住了一棵大树,谁知道却是把自己送进了魔窟!

“多行不义必自毙!”贝思甜轻声说道。

看了看在场的人,一个个救治太消耗时间,索性她已经不需要再掩藏什么,干脆来一次大范围的治疗好了。

贝思甜命人将重伤的人都抬到一起,玄医联盟的大多数人都不明所以,但是一直跟随而来的贾家人却是知道。

他们又可以一饱眼福了!

黑色的光韵亮起,当紫金色的光芒随之出现的时候,现场出现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在场的众人都是有见识的,很多人都知道玄医当中的最高境界,但是和大多数人一样,都认为那不过是个传说。

别说紫金光芒,就是拥有黑色光韵的人都极为罕见!

一共一百七十二道玄符重重叠叠,悬浮在半空当中,充满了隆重的仪式感!

在场众人皆尽目瞪口呆。

这里边能够同时制出三十道以上玄符的就算是顶级高手,这一百七十二道玄符,他们真真是没有见过!

一场视觉盛宴,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在未来很久很久,都被人津津乐道,口口相传。

而这一场玄医的战役,奠定了贝思甜在玄医界无法撼动的绝对地位!

番外一 (双章)

战后一年。

玄医界紊乱的秩序开始逐步恢复,各方势力也渐渐稳定下来,各流派家族的排名再一次有了变化。

如今青羽流派是当之无愧的超级大族!

他们没有依靠矛盾体,甚至没有百年身后底蕴,只因为有一个顶级大能!

一位真正的拥有神医境界的玄医!

转瞬一百七十二道玄符,黑色光韵,紫金光芒,这些都已经成为传奇,但凡玄医说起来,都会双眼放光,热血沸腾!

贝夫人,已经成为无法超越的存在!

除了青羽流派这个无法撼动的超级大族,仅次于青羽的就是米家。

这个曾经的超级大族,经过一年的调整,族内也开始焕发生机,依靠着天英石迅速摆脱散家的危机,但是想要彻底治愈矛盾体,却还需要很久的时间。

这种病,不是短时间就能治愈的。

如今米家真正的掌舵人是米佑宸,这个名字对大家都是陌生的,但是侯柏羽这个名字,但凡提起来,却是众所周知。

米佑宸,就是侯柏羽,这是他的本名。

作为天才六杰之一的他,已经早早扛起了家族大旗。

除了这两个大家族,数得上名号的,便是侯家、符家以及贾家。

这三个家族是如今的三大一流世家,其中侯家是米家的附属家族。

而如今的三大流派,则是蓬阁流派、天瑶流派、扶云流派。

除了三大流派以及三大世家,众人还记住了一个特殊的存在。

云海流派!

这个流派没有进入排名,却已经被众人牢记于心。

玄医联盟是自发性的,但如果没有云海流派,玄医联盟撑不到青羽以及特战部队的到来!

云海在其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尤其是在消息上!

但是为什么没有把这个流派编入排名,是因为他们颇有些与世无争的意味。

除了遇到重大事件的时候,这个流派通常会隐匿大市,一代代记录着玄医的历史。

云海流派的历史,是真正的玄医正史!

他们的特殊之处就在于此,他们是专门负责记录玄医历史的流派,本身却不被记录在案,以示历史的公正!

玄医的历史,不由胜利者书写。

云海流派传承至今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代,除了庞大的信息网,他们还有一个特殊的存在。

云水流!

每一代云水流都具有绝对的号召权,且每一代的云水流都极为年轻!

这一代的云水流因为亲身参与了这一场战役,且在里边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因此被很多人所知晓。

只是,她却不会出现在玄医正史当中。

再往下,则是二流家族世家,一共有七八个,时家、秦家以及魏家,作为青羽的附属家族,本身倒也争气,在这力争上游的时期,奋勇向前,综合实力都进入二流世家的水平。

再说位于地下的庞大建筑群。

在这一年之内,国家同玄医界合作,一共进行了三次大规模清理,数次小规模清理,才算是终于将地下残余的怪物清理干净。

如果只有聂家的整体建筑倒还好说,因为掌握了操作台。

但是在建筑之外,聂家‘放养’和遗弃的那些怪物,比较难以清理,更何况下边的环境复杂,现代武器对那些东西的伤害相对较小,必须需要玄医们的配合,清理工作展开的相对困难。

清理工作不需要罗旭东出马,而是由鹰眼配合其他的特种部队进行。

罗旭东也是后来才知道,当时在庄园遇到的,就是鹰眼以及另外一支特种部队。

鹰眼作为国家的玄医部队,本身的人数不多,这一次也是损失惨重,后来经过了几次重组。

在第一次大规模清理之后,罗仪瑞和小胖子听到一个消息,沉默了很久。

他们还记得在那个小山村里遇到的名叫素芸的小女孩。

当时小女孩设计陷害他们,想趁乱逃出村子,最后失败,似乎仍旧被带回聂家的总基地。

在第一次大规模清理的时候,众人见到了这个小女孩。

让人感到极度惋惜的是,当时的素芸,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只知道杀戮和吞噬,只剩下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因为是特殊培养,她比一般的培养基还要难对付的多,甚至为此还死伤几人。

罗仪瑞听后心情有些复杂。

后来他想想,素芸应该是非常想要离开村子,过回正常人生活的。

她渴望的,其实只是正常人的生活,她对自己体内的东西感到恐惧,小小年纪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潜意识里认为,只要回到正常人里面,她就会变得正常。

小胖子拍了拍罗仪瑞的肩膀,“小瑞哥,别想那么多了。”

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当时很生素芸的气,现在也只剩下唏嘘。

这件事过去很久,到现在已经一年多,罗仪瑞和小胖子每次想起来也会现出短暂的沉默。

景长乐来到小院的时候,两个人刚刚说起这件事。

“咦,景老大,气色不错啊,来看德老爷子?”小胖子笑嘻嘻地说道。

景长乐经过那场遭遇,气质更加平和,宛如温润如玉的贵公子。

不过按照小胖子的话来说,这一场大战,景老大就是睡过来的!

他还睡成了天才六杰之一,比他这辛辛苦苦打拼来的不一样,属于躺赢!

为此景长乐没少折腾小胖子,小胖子早就知道这家伙表里不一,外表温润,内里带着腹黑,和小瑞哥在一起的,没有一个心地善良的,除了他之外。

景长乐看见小胖子就忍不住手痒,有一种人,天生就带着贱气!

“德三爷爷在里边。”罗仪瑞笑着说道。

景长乐点点头,冲着罗仪瑞一笑。

小胖子眯眼,“你俩怎么笑的那么暧昧。”

罗仪瑞和景长乐冲着小胖子一笑,随后走了进去,边走边说:“有人又皮痒了。”

“果然天生贱气,不治不行!”

原本跟在后边的小胖子,闻言停住了脚步。

“我还是去网吧玩会吧。”

两个人进了房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德三。

德三的面部全毁,如今已经面目全非。

番外二 景长乐篇

德三坐在沙发上,身上和面部大面积被腐蚀,额头部分有些变形,左手中指和小指都被腐蚀掉。

好在救援及时,再加上贝思甜极强的治疗效果,德三捡回一条命。

现在德三的面容真可谓是可以吓哭小孩子那种,直视会让人心里发冷。

然而景长乐看了,却只有心酸。

除了景元夕,德三是他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

“你小子怎么这个表情,怎么,看见老头子我害怕?”德三笑嘻嘻地说道。

德三是聂家唯一一个幸存者,却没有人因为他是聂家人而对他抱有仇视以及鄙夷的心态,反而对他尊重有加。

当初若不是他通过聂家的暗道跑出来通风报信,不是他在身后抱住聂云生,贝思甜的胜利或许不会那么顺利,可能会增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贝思甜这边需要的时间越久,下边玄医联盟的人死伤就会越多。

所以这一次战役,德三是一位大功臣。

景长乐来到德三身边,恭恭敬敬地向他和贝思甜见礼,一举一动充满了大家气度,这儒雅之姿若是再长大一些,恐怕会迷煞很多女孩子。

他看着曾外祖父又恢复到曾经嘻嘻哈哈的样子,心里稍稍放下心来,战役结束后一段时间,德三就像是有了心病一样,整天坐在发呆,一整天一整天不说一句话。

其实这件事换做是谁可能都不会比德三做的更好。

自己的家族被族中有心人全部洗脑转变成怪物,而后由自己亲手覆灭掉,心里若是不强大的人,恐怕都会崩溃掉。

“你小子可以啊,我听说天才六杰里还有你,老实说,你小子的水平和经验可都差点,别给老头子丢人啊,赶紧往前跑,那帮小兔崽子可都成长的很快!”德三咧着嘴说道。

以前咧嘴,带着油腔滑调,尽管有些猥琐油腻,但是看上去并不可怖,而现在……

景长乐闻言有些惭愧,说起天才六杰,其实都是他认识的人。

排名为首的自然是罗仪瑞,其次是米佑宸,也就是侯柏羽,这两个人是无可厚非的。

其余的则是符宣阁、小胖子祖彦,他和贾晓宇!

这几个人全部都是参与了这一次战役,并且能够点灵成符的少年人,在他们这一代人当中,说是出类拔萃绝对不会有人反驳!

这几个人本身的资质悟性以及心性就非常不错,这一次的战役更是让他们飞速成长!

像是米佑宸、符宣阁、景长乐和贾晓宇,更是已经开始掌舵或者参与家族重要事务,不仅能力强,地位也已经不一般。

贝思甜在一旁笑道:“长乐善于攻心计,不过你要记住,你所动的一切心思,都是为了你未来的路更好走一些,而你的路,永远都是玄医之路!”

虽然他如今是蓬阁流派之主,但是他太年轻了,流派内部最大的阻隔已经死在地下建筑,却仍旧还有很多的异声,未来的道路并不顺遂。

想要将蓬阁流派拧成一股绳,他的道路还很长远。

景长乐铭记于心,贝思甜的任何一句话,对他都是金玉良言!

“多谢贝阿姨!”

贝思甜微微一笑,“如若你还愿意,可以叫我一声老师。”

景长乐一怔,随即大喜过望,起身就要跪拜下去,却被贝思甜拦住。

“仅为老师,并非师父。”贝思甜浅笑一声。

景长乐当即明白,他如今是蓬阁流派之主,如果拜师,那么蓬阁流派的身份就会很尴尬,同时反对他的人也会更多,道路更险阻。

尽管知道贝思甜是为了他好,景长乐心中也不免感到惋惜。

同时他也明白,贝思甜在这个时候给他一个师生名分,更多的是打算在他以后遇到困难帮他的时候,能够出师有名。

今生有幸遇到贝阿姨这样一位贵人,才是他的大幸!

“学生景长乐,多谢老师提点!”景长乐长长一躬。

番外三 治愈和历史

..co,最快更新八零军嫂是神医最新章节!

德三现在每天都和乔老先生一起帮着贝思甜研究关于矛盾体的事情。

对于治愈两个孩子,贝思甜志在必得。

至于所谓的矛盾体会给世家带来长久的繁荣昌盛,她是连想都没想过。

付仁通这位遗落之族的首领,如今带着一众玄医和玄医战士成为青羽流派的附属世家之一,不过因为本身的特殊性,他们没有进入世家排名,综合实力未知。

有了这一大助力,罗仪萱和罗仪茜的治疗在半年前正式开始。

她们不需要淘换身血液,暂定只是食用天英石,这种复合玄药十分珍贵,但是有遗落一族组支持,姐妹二人以及宝宝森都能够定时定量地吃上。

不过有一点,天英石的融合特性非常强是没错,但是想要真的起作用,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满足的!

在这之前,姐妹二人仍旧不能有过分的接触。

不过这已经让贝思甜相当欣慰了,只要有一个开始,多久她都耗得起,最终能够治愈她的两个女儿才是最重要的。

罗旭东在这方面是门外汉,他只记得半年前开始,妻子再不会看着两个女儿无声叹气,他就知道是有希望的。

罗仪萱和罗仪茜对此反倒是看的相当开,尽管年纪小,但是她们一直都很开朗活泼,让贝思甜看的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不是没有治愈的希望,只是时间长了一点,按照付仁通的估算,至少要在十六七岁以后才能看到效果。

天英石的应用,应该在胎儿时期就开始,很久以前贝家就是这样,但凡是诊断出双胎或者多胎的孕妇,从诊断之初就开始服用。

这样一来,在两个孩子学会走路,懂事那个年龄段,就能看到效果,而且效果会非常好。

贝家和米家就是依靠这一点来控制矛盾体的。

但是后来遗落一族的消失,天英石的绝迹,贝家和米家开始陷入危机,贝家走向散家。

空白的两百年历史到底如何,作为一开始就陷落的遗落一族也是一个谜团,唯一知道真相的云海流派只记载于他们的历史当中。

云海流派的历史并非不能公开,只是这两百年的历史,他们却不肯公开。

这似乎,应该是涉及到当时官府的一些秘辛,云海流派作为唯一的知情者,再当时发下毒誓永久保密,但凡传出去的人,皆活不过而立之年。

云水流冷笑着把这个秘辛告诉了贝思甜,能够让人发誓保密,必然是当时掌权者的污点,当时掌权者出兵坑杀大批玄医,只因为掌权者的一个误解。

原本当时的掌权者要把这个误解当做事实来处置,但当时的云海流派十分刚,以整个皇族的命来威胁掌权者,迫使他允许玄医继续正常存活发展下去,不允许过分以权力干涉玄医,这才保住玄医的根基。

但也因此玄医的很多传承都受到极大的破坏,不少都就此断绝,这也是为什么贝思甜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的玄医少之又少,甚至连一个能够点灵成符的都没有。

但因为云海流派的作为,他们这一族也被彻底边缘化,为了不被灭族,云海流派就此销声匿迹,成为了暗中的记载者。

番外四 宝贵的宁静

..co,最快更新八零军嫂是神医最新章节!

小院很宁静,经过多年的建设,附近四条胡同里住着的基本都是青羽的人以及从属家族。

小贩们走街串巷,经常回来这边贩卖小食一类,对于外人来说,并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也不知道这里盘踞着玄医界的超级大族。

就和所有的老北京胡同一样,这里会有老人遛弯,会有孩子嬉闹,也会有妇女串门唠嗑,平凡而低调。

田秋领着儿子过来串门,刚进了门,儿子就跟个小疯子似的跑了,一点不像是十几岁的孩子。

田智正在院子里看书,眉头微皱,似乎有哪里不太的心意。

“姐,来了。”田智站起身来,早已褪去青涩,一身的成熟稳重,眼眸当中闪着微茫。

他如今是青羽的掌舵人,青羽上上下下都需要他来做决定。

如果他做不了的决定,才会请示贝夫人。

田秋笑笑,“思甜呢?”

“我师父闭关了,估计短时间内见不到她。”田智如实相告。

草莓和芒果的事情有了突破性的发展,这件事外人仍旧不知道,就算田秋再亲近,他也不会告诉田秋的。

田秋点点头,在很多方面,她从来都不多问。

在院子里和田智坐了一会,田秋忍不住说道:“也该成家了。”

田智无奈地笑笑,“别管我了姐,我现在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唯有的一点时间还要用来学习,也知道,这里一个个都是变态,稍微放松就会落下很远。”

田秋笑着摇摇头,他也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有如此一面,不过年少时的青涩,怕是再也看不到了。

“师兄呢?”田秋问道。

说起魏仲熏,田智脸上的无奈更甚,“去度蜜月了。”

田秋了然地点点头,“每年一次蜜月,还真是幸福,带着小家伙一起去的?”

田智笑了,“对,小家伙长得很像郑璐璐,幸好没随了仲熏哥。”

魏仲熏长得太俊美了一些,也就是他,换做别人,恐怕会被认为很娘。

说起郑璐璐,这位在前些年,终于和她的哥哥郑启威,也就是首都中医科研院的院长相认了,这对兄妹也是有些坎坷。

不过那位优秀的郑院长,却是一直不曾娶妻。

是什么原因,田秋大概也知晓一些,想必这位郑院长心里,仍旧想着佳乐妹妹呢。

想起思甜早期来北京,工作的医院里,和这位郑院长还闹了误会,就是因为贝佳乐。

可惜,佳乐妹妹已经心有所属。

人生便是这样,有很多的错过。

只能说,贝家这对双珠实在是太优秀了,即便是再低调,身边也有很多默默付出的人。

思甜身边不也有这样一个人吗?

想起那位冰山一样的男人,田秋轻叹一声,魏仲源也是个痴情人。

“师父还不知道吧,关于魏仲源。”

田智听到她问,眼睛扫了四周一下,“姐,这件事既然是无意当中知道的,就到此为止,尊重仲源哥的选择,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师父知道,也不能因为这件事打扰了师父的生活。”

“我知道,不过,他就打算这么一辈子……”

田智轻叹一声,“情感的事,老实说我还不太明白,我只觉得,现在的宁静很宝贵。”

番外五,前世今生 (全书完)

..co,最快更新八零军嫂是神医最新章节!

白驹过隙,时间一晃,距离那次惊天动地的大战已经过去十来年。

在这十来年当中,社会飞速发展,生活日新月异。

贝思甜安静地坐在小院当中,小院经过几次翻修,但是大体的面貌没有改变。

“小甜儿,一会过来吃饭。”婆婆秦氏拎着刚买回来的菜,乐呵呵地在拱门处喊了一嗓子,然后进屋去了。

公公罗安国手上拿着鸟笼子,脸有不悦之色,应该是又和哪个老大爷比鹦鹉比输了。

公婆的身体在她的调养之下十分健康,偶尔小毛病,没有大毛病。

只是……

吴岳凯的身体,却是每况日下,一天不如一天。

饶是贝思甜倾尽心力,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身体日渐衰败。

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是,罗仪萱姐妹二人的状况经过这么多年的不断尝试,终于有了极大的进展。

现在姐妹二人的血液融合在一起,尽管仍旧会出现排斥之象,却不会再出现爆炸的情况。

这说明,即便她们出现误伤,也不会致对方死地!

这时候,田智匆匆走了进来,进门看到院子里的贝思甜,微微一礼,“师父,李首长过来了。”

李首长就是李学军,他已经是校级,但是却仍旧留在吴岳凯身边做他的内务员,这是他自己强行要求的。

这个时候过来,难不成是吴岳凯的身体出现什么状况?

贝思甜当即起身,“我出去。”随后转身问道,“小瑞呢?”

罗仪瑞十八岁就读完大学所有课程,他没有再继续往上考,而是开始满世界乱跑,除非贝思甜不在,田智又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否则根本见不到他人影!

不等田智回答,贝思甜就沉声说道:“叫他回来。”

田智面色肃然,师父的语气有些沉重,对于吴老将军的身体,师父是最为了解的,难不成……

贝思甜走到外边,李学军忙迎了上来,“老首长他、他想见见。”

贝思甜抿嘴,眼底带着一抹沉重,“我这就去。”

看李学军的样子,情况的确不怎么好。

贝思甜当即坐着李学军的车去了红漆大院。

到了红漆大院,罗旭东已经在那里了。

他看着贝思甜的目光当中有着化不开的哀伤,显然是预料到了什么。

贝思甜忙走了进去,进了内室,吴岳凯正安静地躺在床上。

似乎是听到了动静,吴岳凯缓缓睁开眼睛,看见贝思甜脸上的神情,笑了笑。

“傻丫头,怎么这样一副表情。”

贝思甜看着吴岳凯,鼻子开始泛酸,“老爷子……”

只三个字,她就再也说不下去。

她看出来,吴岳凯这是已经到了时限。

吴岳凯的手从被子下边伸出来,轻轻动了动,示意贝思甜过去,等到她来到床边,才笑着开口。

“人啊,总有走到尽头的时候,有生有死,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

吴岳凯的声音很弱,但是话仍旧很连贯。

贝思甜轻轻握住吴岳凯的手,轻声和吴岳凯说了会话。

吴岳凯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弱,眼神也开始发直。

虽然目光呆滞,但是眼底却蕴含着异彩。

吴岳凯恍惚当中觉得,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又快要想起来的感觉。

“我想喝点水。”吴岳凯目光直直地看着天花板,偶尔眨动眼睛。

其他人都在外屋门口守着,闻言立刻有人把水送了过来。

贝思甜起身过去,刚把水杯接过来,就听到身后轻声呢喃。

“云儿……”

听到这个名字,贝思甜浑身一颤,手中的水杯‘啪’一声掉在地上。

她缓缓回头,眼睛里是不可置信,泪水却不受控制地溢满。

“您刚才……叫我什么?”

“云儿。”

吴岳凯的状况看上去似乎比刚才好了一点,就是说话的声音都大了一点。

他看着贝思甜微微一笑,终于想起来了。

贝思甜的眼泪再也无法抑制,汹涌地流了出来。

她几步走回去,噗通一声跪在床边,“师父……师父!”

外边的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罗旭东安静地看着。

吴岳凯看了后边的人一眼,罗旭东当即心领神会,让所有人都出去了,他却留了下来。

有些事,他希望能够知道。

贝思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眼前的人是她的师父!

其实一直以来贝思甜都将吴岳凯当做师父对待,他们本就长得一模一样,她总觉得,师父只是换了个身份继续守护她。

他终归是放心不下她的!

“我啊,其实当初很后悔收为徒。”吴岳凯目光慈爱,看着床边的贝思甜,艰难地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就因为收为徒,让一辈子都没能找到一个家,连个归宿都没有,每次想起这个,老头子就没办法安心。”

贝思甜泪眼模糊,连连摇头,“不许后悔不许后悔,如果不是您,我可能会老死在家庙,就是因为遇到了师父您,我才走出狭小的后院,我才知道人世间有多么的精彩!”

贝思甜感受着再熟悉不过的目光,哭道:“再来一次,我还要当您的徒弟!”

吴岳凯的目光当中又是欣慰又是愧疚。

“看到终于有了一个家,师父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贝思甜好像预料到什么,一下子抓住吴岳凯的手,像个孩子一样哭喊道:“不许放心,您不要再离开我了!不要再离开我……师父,我还想再继续给您做饭,我还想和您走南闯北行医,我还要和师父一直相依为命……”

“傻云儿,现在已经有了和相依为命的人了,师父该走了。”

吴岳凯的目光看向罗旭东,在看到罗旭东给了他一个保证的点头后,他笑了,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

“您不许叫我云儿,这是我的乳名,只有父母能叫,您就叫我云裳吧!”一个秀美灵动的女子说道。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就是父,自然应该叫乳名。”

女子一瞪眼,“老爷子,我还没答应做您的徒弟呢。”

“早晚得答应,注定是我的徒弟!”

“您别太有自信,免得到时候失望。”

“老头子慧眼识珠,要是不答应,就不是珠。”

“我本来就不是猪,老爷子您是不是借机骂我呢?”

“答应我就是珠了。”

“那我更不能答应您了!”

一老一小一边吵着嘴,一边走向夕阳中。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