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等会儿你待在后面,你身上的血腥气味太浓了,会引起那些骑士注意的。”雷欧看了看身上被血液飞溅到的希尔维亚,说道。

“你身上不也有血液吗?”希尔维亚也指了指雷欧身上和手上的血液,说道。

雷欧也没有只是使用血液之力在衣服上和体表产生轻微的振动,随后便看到那些血液像是都滴落下来,没有一滴留在雷欧身上。

希尔维亚看到雷欧运用血液之力的过程,心里面也感觉自己应该有空也要找一找身体里面的这种力量,将来或许会用到。

处理完身上的血液后,雷欧准备继续往前走,但他的视线从脚下无头尸体扫过后,却像是发现了什么停了下来,然后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了一下。

这条通道并不是在战舰遗骸中,周围没有那种能够长时间发光的金属板,虽然每隔一段距离都安设了火盆之类的光源,但因为这几条通道很少使用,所以这些火盆都没有点燃,整个通道都是漆黑一片。

在这种环境下,一般人的视力很难看清楚物体,但对于雷欧和希尔维亚而言,这种环境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正常情况下能够看到的东西,在这时候依然能够看清楚。

地下的无头死尸之所以会引起雷欧的注意,完是因为死尸颈部露出来的皮肤,那种皮肤显然不像是人类的皮肤,倒像是某种爬行动物的皮肤。

雷欧在确认了这一点后,立刻将这名皇家卫队骑士的盔甲脱了下来,同时也示意希尔维亚这么做。

不过,希尔维亚只是脱掉了死在她手中的那两名皇家卫队骑士的头盔就停下手来,因为已经没有必要在脱下身上的盔甲了,仅仅只是看这两名骑士的头部,就已经可以确定这两名皇家卫队的骑士完非人了。

只见,这两个头颅的相貌完非人,一张巨大的嘴巴向两边裂开,直到耳旁,嘴巴里面布满了层次不齐的锋利牙齿,原本鼻子的地方只剩下了一个孔洞,在孔洞之中长满了触手般的肉芽,眼镜的部位只剩下了眼眶,而原来的眼球已经被一个肉团所取代,在肉团上长满了细小的角质尖刺。

另一边被雷欧解开盔甲的无头尸体也将貌完呈现出来,虽然从外表上来看,他像个人,但实际上他和人却有很大区别,身体表面的皮肤都是爬行动物的角质皮肤,手脚也都是触手,另外在胸口部位更是张了一些类似癌变肉瘤的东西,每一个肉瘤里面都有着一个眼球。

芦苇地里清纯和服美女图片

“这是什么鬼东西?”希尔维亚忍不住惊讶的问道。

“不知道?”雷欧摇了摇头。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对于眼前的这些怪物他也弄不清楚到底时什么,一开始他还猜测是某种眷族或者变异体,但在他的记忆中却找不出任何一个眷族和变异体的外形跟眼前的怪物相符,更重要的是他们变异的模式和眷族以及变异者完不同。

眷族和变异者的变异是被上位存在的力量和细胞影响所造成的变异,而他们的变异无论多么千奇百怪,都必须符合上位存在的力量特征和外形特征,但眼前这几名骑士身上的变异情况却像是几种不同的变异力量揉捏到了一起一样,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变异得如此严重,身体的要害器官却并没有随着他们的身体一起变异。

希尔维亚听到雷欧也不知道这些骑士变异者的来历,就感到有些意外,然后又看了看脚下的尸体,说道:“之前休息室里面的骑士好像并没有出现这种变化?”

“是的。”雷欧点点头,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蹲下身子仔细检查了一下这些皇家守卫身上的盔甲,跟着指了指盔甲上一些看上去很特别的花纹徽章,说道:“虽然盔甲外形是一样的,但上面的徽章却有些区别,你知道这些花纹的含义吗?”

希尔维亚顺着雷欧的手指看过去,在看到盔甲上的花纹后,稍微愣了愣,但很快就记起了一些事情,说道:“是静默骑士团的徽章。”

“静默骑士团?”雷欧闻言愣了愣,很快想起了相关资料,说道:“只是那个和黑森林有关的骑士团?”

“嗯。”希尔维亚点了点头。

法兰皇家卫队虽然对外都是以一个完整骑士团自居,但内部其实有大大小小各种不同的小骑士团,只不过这些小骑士团因为种种原因绝大多数从建立到消失,都没有能够在法兰帝国骑士团史中,留下任何痕迹,但静默骑士团却不同。

这是皇家卫队骑士团中少数几个以单独骑士团之名参加正面战争的一个骑士团,他们也是最后一个从正面战场上击溃列阵蒸汽机弩步兵方阵的骑士团,可以说他们是骑士团正面战场时代的最后光芒,至此以后,无论是哪个国家的骑士团都没有能够再在正面战场上击溃敌人,都实行是从侧面战场突袭,或者长距离敌军后方等等战术。

有关静默骑士团的传说很多,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骑士团最后的光芒,也是因为他们从出现到消失非常短暂,只有短短不到四个月时间,四个月之后静默骑士团宣布解散,没有再出现过。

因为他们身上穿着的皇家卫队骑士甲都是制式甲,所以一般人很难将他们和普通的皇家卫队骑士分辨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每一个骑士都不会说话,这也使得一些人认为加入静默骑士团的前提条件是割去舌头。

“没想到赫赫有名的静默骑士团竟然是这种模样。”雷欧没有太多感情的说了一句感慨的话,然后分析道:“从他们的身体构造来看,他们的身体素质的确比普通骑士强大得多,但这种身体上的强大还不足以让他们正面击溃一个列阵军团的蒸汽机弩,他们应该还有其他力量,只是这里的环境应该把他们限制住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帝国对人造眷族的研究深度恐怕远远超出我们的预计,要知道静默骑士团出现的时间可是在五十多年前,也就是说五十多年前帝国已经开始一些实验了,并且也有了成熟的方法。”希尔维亚皱了皱眉头嘀咕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少许担忧之色,然后似乎觉得这里不是思考问题的地方,于是说道:“我们走吧!这些事情不关我们的事,等回去了我把这件事上报上去,要怎么处理看他们自己。”

雷欧点点头,没有再在这个静默骑士团的尸体上多费心思,继续朝前走去,在走了一段距离,快要接近通道出口的时候,他就让希尔维亚离远一点,然后悄无声息的朝前潜行,很快就走出了通道,来到了一个并不是很大的小广场边上,在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后,他沿着广场上的阴暗角落,快速的移动到了守卫室的门口,在将眩晕手雷再次丢入房间的同时,他的没有隐藏身形,直接冲向了守卫室外几名看上去像是在进行例行巡逻的静默骑士团骑士。

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这几名巡逻中的静默骑士团骑士甚至没有来得及意识发生了什么,就死在了雷欧的手下,另一边的守卫室内,其他的静默骑士团骑士也都和之前他们的同僚一样,在眩晕手雷的作用下要么晕倒在地,要么就身瘫痪。

希尔维亚远远的看到雷欧动手,就立刻朝守卫室冲了过去,在雷欧解决掉外面的按几个静默骑士图成员的同时,她也冲到了守卫室内,视线在里面扫看一眼,快速的将那些到底的静默骑士团解决掉了。

“赫赫有名的静默骑士团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你我的手中。”雷欧来到了守卫室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说道。

希尔维亚并没有太多的感慨,反倒不以为然的说道:“这个世界上默默消失的骑士团数不胜数,静默骑士团既算不上是最强大的,也算不上是最有名的。”

两人并没有在静默骑士团覆灭在自己手上这件事多费心思,他们的注意力很快就放在了,守卫室另一边出口不远处的宝库大门上。

希尔维亚开门走出了守卫室,迈步走到了那扇宝库大门前,看了看朝走到身旁的雷欧问道:“就这样一张普通的大门吗?会不会有什么隐藏的陷阱、机关之类的?”

原来在他们眼前这张大门和他们之前猜测的宝库大门实在相差太多了,这张大门就是一张普通的金属大门,而且大门上除了一个式样非常古老的卡锁以外,就再也找不到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在雷欧和希尔维亚之前的猜测中,这个宝库大门要么就是用史前文明、也就是战舰残骸改装的高科技大门,要么就是表面遍布各种保护力量或者图灵法阵的神秘力量大门,但眼前这个没有任何防御力的普通金属大门实在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

雷欧稍微想了想,推测道:“这个地下室应该是后来建造的,就算还有可以使用的史前文明残骸,恐怕建造者也不可能知道使用的方法,至于蕴含神秘力量的大门,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更不不可能发挥作用。”

希尔维亚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随后,雷欧示意希尔维亚后退一点,然后就直接伸手将门上那么卡锁给扭了下来,随后抓住门把手上两个覆盖了一层灰尘的拉环,缓缓拉动大门。

虽然雷欧认为大门上不可能在存在任何危险的机关和陷阱,但在他拉动的时候,他依然非常小心,随时准备放手后退。

但随着大门缓缓打开,他担心的危险并没有出现,一切都非常平静。

“就这么简单?”希尔维亚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便走到了雷欧的身旁,看着门内的宝库,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好像,就这么简单!”雷欧也用同样的语气,回应了一下,然后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们好像有些想多了。”

其实如果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仔细想想,就会觉得他们两个人的确有些想多了,无论是现在的法兰皇帝路易十世,还是以前的建造者,在建造这里的死后恐怕都会认为如果有人能够闯到这个皇宫的核心地带来,那么也就代表法兰帝国晚了,在门上添加什么防卫手段,也毫无意义。

在想明白这点后,雷欧和希尔维亚的注意力开始放在了宝库中,这个宝库的面积并不小,但东西却不是很多,每一件东西都分隔得很开,没有挨在一起,看样子这里应该是被法兰皇帝存放特殊物品的宝库。

雷欧的视线在宝库中扫过,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首要目标那枚契约戒指。

此刻那枚戒指正静静的躺在宝库中央地带的一个石台上,周围还放着其他一些看上去就会让人感到不同寻常的神秘物品。

然而,在雷欧粗略的扫看了一下周围的物品,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准备上前先将契约戒指拿走的时候,他的视线却忽然被一个石台上放置的石头雕像所吸引。

之所以这个石头雕像会吸引他,除了因为他感觉到笼罩这个地方的那种神秘力量都来自于这块石头雕像以外,更重要的是他以前见过这个石头雕像,就在哪个石头王座所在的石柱空间中,这个石头雕像就是其中一根石柱顶端的石雕。

“为什么东西会在这里?”雷欧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什么东西?”希尔维亚一脸不解的看向雷欧。

雷欧没有回答,转头朝希尔维亚说道:“你去把所有看到有价值的东西收起来。”

说完,他就直接朝那个石雕走了过去,在路过存放契约戒指的石台时,顺便将戒指取下来戴在手上。

来到石雕前面的雷欧并没有急着将手放在上面,而是俯下身子,仔细的看了看石雕上那些诡异的花纹,而让人感到惊奇的是明明笼罩这里的神秘力量来自于石雕,但在靠近石雕后,这股力量却显得非常微弱,微弱到如果雷欧不是亲身感受到过石头王座的力量,恐怕也无法清晰感觉到。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