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 靳青斜着眼睛看着眼镜男:“你试过?”

眼镜男骄傲的一拍胸脯:“那当然!”他进来长住之前,看电视里面那些人都是这么做的。

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那个仍然在左右匀速转动的监视器:“你不是说它坏了么?”

眼镜男随着靳青的视线抬起头,却正好看到了仍然在那左右摇摆的监视器,眼镜男的脸瞬间一红,看着靳青:“你等着,我把它打下来!”

说罢,便从地上捡起石头不停的向着监视器扔。

靳青:“…”她为什么要去相信一个疯子呢!

同时,靳青的注意力放到了一旁的铁丝网上:其实从这里到外面去也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只要速度够快,再让707给她屏蔽监控,一个晚上打个来回还是能够做到的。

最关键的是,靳青心里有一个很阴暗的想法:她总觉得这个精神病院有一种亲切感,住在这里就好像是到家了一样。

正当靳青站在一边发呆的时候,就听“啪”的一声,随后眼镜男一声惨叫趴倒在地。

靳青低头一看,原来刚刚在自己发呆的时候,眼镜男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根长长的铁棒,跳着脚将摄像头的镜头给捅碎了。

可铁棒导电,所以眼镜男被摄像头中的电流打了一下,此时正脸色焦黑、人事不知的趴在地上。

靳青咧咧嘴:真的是自己就能把自己玩死啊!

粉嫩清新可爱少女明眸齿白

靳青刚想做点好事把人拖走,就听见远处闹哄哄的声音传来:“快快快,这边,我刚刚看他是在这边出的事!”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靳青向旁边一窜,躲了起来。

看着一群人急匆匆的将眼镜男抬走,却丝毫没有到处寻找自己的身影,靳青十分不解的问707道:“我和那个疯子一起站在这里,为什么这些人一点都没有发现呢?”

707很是骄傲的回答道:“当然了宿主,我把你所有出现在监控里的画面都屏蔽掉了,所以自然不会有人发现你在这里。”你看我有用吧,以后不要再叫我破烂王了!

靳青吧嗒吧嗒吧嘴:这倒是不错,就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几个医生抬着眼镜男往急救室里走,边走边念叨着:“郑少的病情好像更严重了,我怎么光看着他的嘴动弹,好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却不见对面有人呢!”

另一个医生则是嗤笑一声:“这算什么,你们知道昨天晚上从四楼病房里掉下来的那个人吧!那个防盗网之前就掉下来一次,正掉在郑少面前,夜间的保安怕惊了郑少就没有过去看,只是看着郑少一路念叨着走到食堂。

结果你们猜怎么着,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那个掉下来的防盗网竟然自己飞上了四楼,接着那个夜闯病人房间的人就从那窗户上掉下来了。

这事啊,可邪性了…”这医生边说便拉长了声调,充分的表现出对这悬疑事件的感慨。

听完这个医生的话,旁边人都埋怨起来:这里虽然是精神病院,但是也经常出现患者死亡的事情,在这边讲灵异事件,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看着再没有人注意到这里,靳青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铁丝网上:以她现在的运气,真要想从这边转出去,会不会被扎成筛子啊!

站在铁丝网旁边,靳青下定了决心:哪怕被扎死,自己也要出去。

因为靳青觉得自己必须要找出小优倒霉的真相,毕竟这样的日子,她是一天都过不下去了。

靳青拼了命的爬出了铁丝网,好在经过昨天以后,她虽然仍旧倒霉,却不再致命。

即使过程中受了一点小伤,但是都在靳青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靳青站在院墙外环视四周,这才发现,这精神病院竟是坐落在一个半山腰上,只有一条路能通往山下,而那条路上竟然每十米就有一个监控。

靳青正要往山下走,就听707忽然对她说了一句:“宿主,放风结束了,你该回去了!”

靳青:“…老子刚刚费力爬出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707:“不是想让你熟悉一下行走路线么?”难得能够看到自家宿主这么倒霉的样子,真的是被打死都认了。

靳青:“…呵呵!”咱们走着瞧。

靳青回到队伍中的时候,护士们正拿着自己手中的记录本点名,这个医院是公家的。

所以医护人员对病人的管控也不是太严格,看着靳青一声不吭的站在队伍的最后面,拿着大喇叭点名的护士向着大家用力吼了声:“下次集合再有人迟到的话,就取消放风资格一天,而且还要取消午餐、晚餐。明白了么?”

听着大家声嘶力竭的喊着“明白”,小护士得意洋洋的将点名本背在自己身后,转身带着大队伍向着病房走去。

当天晚上熄灯后,等着护士查完了房,靳青跳起身来顺着还没有安装防盗网的窗户爬了出去,再次跑到白天爬过一次的后墙处,打算从哪里爬出去。

结果她才刚到后墙处,就见到眼镜男顶着鸡窝头正蹲在白天的监控底下。

靳青咧咧嘴,飞快的向后墙跑:她可没有这么多时间能耽误。

结果虽然她的速度很快,却依旧没有逃过眼镜男的眼睛。

靳青刚刚往墙上一窜,就觉得自己脚下一沉,竟是被人拖住了。

靳青一个没把握好平衡,一下子摔进了铁丝网里。

听着尖刺扎进肉里的声音,靳青当场抓狂了:“老子要弄死你这个精神病!”

707却是满脸紧张的在旁意识海里念叨着:“宿主,宿主办正事要紧!”千万不要再搭理这人,免得节外生枝。

靳青从铁丝网里跳出来,疯狂的追打着眼镜男。

可是没有想到,这眼镜男就像是皮球一样,虽然被靳青打的漫天乱飞,却始终坚强的没有被靳青打晕或者打死。

707和靳青心里都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普通人怎么会这么坚强。

而一边监控室的人也正惊惧的看着监视器:是郑少中邪,还是他们眼花了,为什么这郑少竟然学会飞了!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