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苏玉芹在这种情况下,忽然见到父母,可想而知她此刻的情绪翻滚的有多厉害。

她两手拎满东西小跑上前,控制自己来着,但是一张嘴就哽咽的厉害:“你们咋来了呢?咋没告诉我一声?家里是有啥事儿啊是怎么的?”说完就看向老父亲。

苏老爷子赶紧摆手:“没有,哪那么多事儿,就是来看看你。”

苏玉芹又将东西赶紧放在地上,一把拽过苗翠花的手:“娘,你晕车了吧?是坐大客来的?你说你们咋就不告诉我,我去接你们,走,咱回家。”

苗翠花拽着女儿的胳膊仰头急急道:“没有,没晕车,一道可顺溜啦,我提前吃上药了。来我给你拎点儿,回家,咱回家说。”

仨人都忙里忙活往单元门走的时候,苏玉芹都快走到了才想起来还有林雅萍呢,赶紧回身站住脚,手上还有给江男买的装皮鞋的兜子,指了指:

“娘,爹,这是我任嫂子,我俩老在一起玩,以前你们来应该见过面儿,还能认出来了不?她家现在搬那面儿去了,隔几栋楼。”

“啊,是吗?认出来了认出来了,还是那么带劲儿,你说人家咋长的这么年轻吶,哎呀多亏你了她嫂子?俺们离的远,小芹就得靠你们这些街里街坊朋友啥的多照顾。”苗翠花一脸笑容,其实她根本就不记得谁是谁了,来的机会太少。

苏老爷子也跟着点头示意,又急忙翻出兜里的卤豆腐,拿出好几大块递了过去:“没事儿到家溜达,这是俺们从老家背的卤豆腐,你尝尝。”

林雅萍笑容爽朗接过:“那太谢谢叔婶儿了,味儿指定老好了,玉芹说过多少回你们的手艺。这样,等你们歇过乏我去看你们,完了等晚上没啥事儿的,让玉芹也领你们来我家溜达溜达,咱好好唠唠嗑。”

苗翠花笑的那个慈爱啊:“嗳,好”,还冲人摆摆手再见。

……

19岁纯的情少女人像摄影

江家的操作台上放着好几个袋子,有苏玉芹爱吃的粘豆包,俩老人背了小一百个给带来了,都要化了。

还有卤豆腐皮、豆腐块,北阳台的晾衣绳上还挂着老太太自个儿灌的干肠,那还没晾干呢。

苏老爷子坐在餐桌边,苗翠花和苏玉芹坐在沙发上。

苏玉芹和她娘是同时开口的。

当女儿的问道:“娘,咱家是不是真有啥事儿?”

而当娘的是问:“玉芹,源达是不是对不起你了?你跟俺们说实话。”

苏玉芹心里一紧,紧张到都有点儿透不过气,她眼神闪烁了下看父母,挨个瞅一眼,脑中急转:不能是男男给她姥姥姥爷打电话告诉了吧?

老爷子忽然叹气道:“你咋瘦这样?记住喽,发生啥,都没啥大不了的,我们还活着。”

苗翠花连连点头,眼泪就下来了:“他指定是对你不好了,我妮儿圆脸盘都变尖下巴了。”

太突然,情绪太激动,苏玉芹也坚持不住了,一开口叫了声:“娘”,眼泪就噼里啪啦掉下来了。

老头老太太极快对视一眼,心里都是一沉。

“娘,男男犯病了,才从医院出来,你们不知道孩子抽的那个样,我心都快要被扯碎呼了,那时候我还想你们,娘家要在我身边该多好,能跟我倒倒手。”

苗翠花捂着心口窝,她闭了下眼。

她很想说,妮儿啊,你这么哭也差点儿给娘的心扯碎呼了,不过稍微松了口气。

苗翠花问那男男呢,现在咋样了?

苏玉芹抹着眼泪说没事儿了,说江男去找她爸买电脑去了,老两口心里松快儿了些,这要是家庭有矛盾,应该不能买那个什么脑脑。

苏老爷子说:“你跟那个秦家二丫头现在还联系不?”

苏玉芹指甲抠着掌心,说话一半真一半假试探道:“她不租我家房子了,我跟她现在没联系。”

苗翠花赶紧拍了下大腿:“没联系就对了!”

然后就从昨天晚上讲起,讲任子滔的出现,讲星火镇出了大名,县里人跟着吃挂唠都在骂秦雪莲,听的苏玉芹心里一揪一揪的,因为她看似听的很认真,而实际上一颗心早飞走了。

女儿,一定是女儿干的,又为她这个妈出头。

正想到这,苗翠花掏裤腰处塞的钱,那块她缝了个兜,边拆线边说:“趁着源达还没回来,你听我说,这钱我和你爹商量了,俺们不要,盖那仓房干啥?男男这,前两天还住院指定又花不少钱。”

苏玉芹听不下去了,说了句等会儿就赶紧回了主卧室。

她背靠着房门双手捂脸无声地哭,从没觉得自己很差劲,但今天她觉得自个儿真是自私透顶。

不就是丈夫对不起自己了吗?天天就琢磨江源达对她没感情,不甘于要是没有女儿,丈夫还会先跟她提出离婚,恨,忙着咬牙恨这个恨那个。

可最亲近的几个人是怎么做的?

女儿又帮她出头,雇的是谁,找谁干的,就在她眼皮底下,她居然还不清楚。

而父母是一把年纪了,听说了惦记不行坐大客车来了,从棉裤腰里往外掏钱,就怕她看江源达脸色生活。

她要是还要死要活……有什么脸?

苏玉芹扯过棉被擦脸,吸了吸鼻子,慌张地擦干净又哭过的痕迹后,打开了大衣柜门,拿出了黑兜子。

她像极了昨天江男给她献宝存折的样儿,连说的话都一样:“爹,娘,你们看这是啥?”

“艾妈!”老太太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些钱。

苏老爷子是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里是十二万八,我有钱,爹、娘,我一直没跟你们说实话,俺们家这些年做生意趁上百万。

这十几万是前几天我和源达商量好的,要给你们在这买房子,让天宇来这读书,就刚才任嫂子你们见着了吧?我是求她给天宇办学校办户口。

反正你们别觉得心里没底儿,这些年,我对你们照顾不够。”

老太太听的发懵,低头看自个儿手上这一万块,又看了眼兜子。

苏老爷子是摸兜掏烟,他盯着闺女的脸微皱眉头,刚要开口,有开门锁的声音传来。

江源达推开屋门意外的不行:“你们啥时候到的啊?”说完也顾不上别的了,指挥身后卖电脑的往屋里搬。

苏玉芹也趁空把黑兜子拉锁赶紧拉上。

这些通通都没逃过苏长生的眼,老头叹了口气:“我外孙女呢?”

江源达和苏玉芹异口同声问对方:“没跟你在一起?”

恰巧此时,电话响了。

此时任子滔正一手扑落着头发上的水珠儿,一手握着刚冲好电的手机,腰间还围个大浴巾,他现在人在洗浴中心:“嗯,江婶儿,男男呢?”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