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苏侯死了。

在华哥眼中的庞然大物,就这样如此不堪一击的死去。

斩杀苏侯,叶白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奇异的表情,这样的修为就如此自以为是,简直不堪一击。

不过叶白却是记住了靳昭这个名字。

南江靳昭是么?

叶白依然是走到苏侯跟前,将太玄剑拔出,手腕一翻,太玄剑便缩小成寸,放入腰间。

胡三深吸了一口气,恭敬无比的走到叶白跟前,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东哥放心,后面的事我会处理。”

叶白点了点头,问道,“钟继华这个人,你治不了他?”

胡三的手段叶白自然也是清楚,他若是想要在静池市继续发展,按理说不应该让钟继华这个人存在,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谁都懂,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胡三面露尴尬之色,“有些困难。”

“哦?有什么困难,说出来听听。”

小女人沟轻轻露

胡三面色一喜,东哥这样说了,那就意味着东哥要帮忙,胡三心中狂喜,赶紧说道。

“钟继华背后有靳昭支持,那靳昭是南江的扛把子,听说……是玄阶高手。”

叶白微微皱眉,修武的玄阶么?

“好,此事我记下了,找机会我帮你处理。”

“多谢东哥!”

修武和修仙并不分高下,只要有天赋有奇遇有毅力,无论哪个流派都能出类拔萃,古武界的玄阶高手,叶白也是很有兴趣啊。

胡三顿了顿,忽然再次说道。

“叶哥,过些日子心瑜集团的新闻发布会,您也会去吧?”

叶白点了点头,之前答应过莫心瑜要去保护现场安,自然是不能食言。

胡三说道,“东哥,我有一些朋友……都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他们想要结识您一下,不知道方不方便?”

叶白皱了皱眉,他不太想让别人知道叶云东还活着的消息,不过现在用叶白的身份,料想胡三也不会出去乱说。

“好吧,不过我不太喜欢张扬。”

“是!明白!”

叶白交代完之后,便抱着上官佟离开此处。

临走之前,胡三仔细的看了上官佟一眼,记住了这个女人。

他知道东哥的性格,即便军区再缺女人,东哥也很少搞猎艳或者是其他事情,能让东哥这么抱着的女人,关系自然不一般,若是嫂子,定然要照顾一番。

对于叶白来说,刚才的事情只不过是小插曲,丝毫不能引起他内心的波动。

伸出两根手指,在上官佟腰间点了一下。

“嗯……”

一声娇哼,上官佟才醉醺醺的醒来。

即便她喝醉了,叶白也不想让她对刚才的事情有印象,所以一出酒吧,便点了她的睡穴。

“上官老师,你家住哪啊?孤男寡女的,你总不能让我跟你开房去吧?”

“呜呜……”

上官佟含糊不清的呜呜了两声,什么也没说出来。

叶白用余光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的,上官佟的脸似乎比刚才更红润了一些。

无奈之下,叶白只能从上官佟的钱包里面拿出身份证,按照身份证上得住址找到她家。

上官佟的住所很普通,两室一厅的标准房间,装修的蛮有格调的,很小资,屋子里挂了一些字画,倒是有点人民教师房间的味道。

将上官佟抱进卧室,将她的外套外裤脱了下来,打来一盆温水,给她擦拭脸颊。

拿着毛巾,叶白感慨万千。

当年林月瑶郁郁不得志的时候,也经常喝的酩酊大醉,叶白事无巨细的照料她,听林月瑶躺在床上浑浑噩噩的念叨着。

“我一定要在BJ工体开演唱会!”

时间过得真快啊。

叶白轻轻感慨一句,便脱掉上官佟的袜子,准备给她擦擦脚。

当袜子脱下来的一瞬间,白皙如玉的女人小脚映入叶白的眼帘,让他犹豫了起来。

以前记得林月瑶说过,男人的头,女人的脚,那都是神圣不可触碰的,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碰。

叶白只交过这一个女朋友,对于感情的事其实并不是很在行。

想到这里,叶白有些进行不下去了,只能给她盖好被子,便准备离去。

担心上官佟因为醉酒第二天会有后遗症,叶白便走回床边,将上官佟的右手拉出来,轻轻的按在她的手腕之上,诊脉。

三分钟后,叶白忽然露出一丝笑容,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天生九脉,比正常人多一条脉络,用以梳理体内混杂之气,这种体质千里挑一,虽无其他作用,但有一点好处,便是千杯不醉。”

“上官老师,像你这种千杯不醉的人,装醉,很累吧。”

上官佟一下子睁开双眼,满脸通红,宛如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没错,她是装醉。

从酒吧一开始就在装醉。

没想到高真他爸居然还会把脉,上官佟千杯不醉的这个特点一般人还真不知道,毕竟她平时不怎么喝酒,用一句比较能装的话来说,总是喝不醉,喝酒还有什么意思?

只是没想到被高真他爸给拆穿了。

此时在学校霸道无比的学年主任,竟然露出一副小女儿的姿态,满脸羞涩。

“我……我不是装醉,我就是困了,睡着了!”

对于上官佟的强行解释,叶白自然是不会相信,淡淡的一笑,便转身离开,临走之前轻声说道。

“虽然你不会喝醉,但那种地方还是少去为妙,不是每一次我都会出现。”

说罢,叶白便走出房间。

看着叶白的背影,上官佟的眼神变得有些痴迷了,脑海中浮现出一句不知道谁说的名言。

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

第二天,高真忐忑无比的站在上官佟的办公室里,一脸的紧张。

咋回事?

不会昨天叶哥露馅儿了吧?

要是被上官佟知道这件事情,再告诉高雄,那估计高真的屁股就要开花了,下场惨不忍睹。

“老师,你找我有事啊?”

上官佟攥了攥拳头,虽然很难启齿,但不吐不快。

“高真,我问你,你爸……现在是一个人?”

高真愣了一下,“是啊,我妈死的早,我爸现在单身。”

上官佟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做了很久的心里挣扎一般,幽幽说道。

“高真,我看上你爸了。”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