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莱莎浑浑噩噩的状态消失,她眼带惊色的看着罗里斯。

罗里斯拿出了一柄匕首。

扑!

莱莎呆呆的看着自己脖颈的血液,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罗里斯。

罗里斯单手抓着莱莎的身体,莱莎的血液滴落在废墟的地上,竟然将那些个地上的砖头瓦砾融化,而后露出了一个坑道。

罗里斯眼前一亮,走进了那个坑道中。

坑道内,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罗里斯一直下行。

在这坑道的尽头,是一个十平米左右的房间,房间内,一排排的置物架上摆放着整齐的瓶子。

罗里斯打开了一个瓶子,瓶子里面是一只小拇指大小的肉虫,这肉虫的后背长了两只透明的翅膀。

罗里斯在打开盖子的瞬间,肉虫发出了嘶鸣。

那肉虫抬头,竟然露出了一张人脸。

日系小清新素颜美少女

罗里斯认得这张人脸,是学校当中的一个乖乖女。

“呵呵,以神魂来温养的虫子,果真有趣。”罗里斯淡笑,将盖子连忙扣上。

脸上则是露出了心满意得的神情。

而后接连地打开了几个盖子里面的肉虫有的死去,化成了一堆透明的液体,而有的却是愈发的凶悍了起来。

罗里斯将那些死去肉虫的罐子当中的汁液涂抹在自己的身上,他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紧绷了下来,做完这一切之后,罗里斯朝着置物架嘴上方看了过去。

在最上方有一张黄金面具,闪闪发光。

面具上照映出现的人,是一个20多岁的青年,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皮肤如同刚刚煮熟的蛋清一般散发着白嫩。

正是罗里斯。

一想起罗伊那个蠢货,罗里斯那张年轻俊俏的脸上就露出了浓浓的失望,而后罗里斯拿起了面具,轻轻的扣在自己的脸上。

等到罗里斯上去之后,已经是天光放亮。

罗里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再度将自己画得苍老了一些。

第2天,无数的贵族前往凯瑟琳中学。

凯瑟琳中学的门口处停放了无数辆豪车,那些都是学生的家长。

那些学生一个个面容呆滞的上车,而后会和那些个家长聊上两句,这些家长一个个都是对罗里斯感恩戴德。

甚至于有人当场对罗里斯跪下。

罗里斯扶起那人,这一幕被很多慕名前来的报纸拍下。

王谦躺在别墅当中,就听到苏月愤愤的说道:“这个罗里斯当真胡说八道!明明是主人降服了那个莱莎女巫,而这个罗里斯却把所有的功劳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说着。

苏月愤愤的将报纸扔在地上,还不解气。还在上面踩了两脚。

王谦看到了这里不由的淡淡一笑道:“苏月,那些个都是虚名而已。”

“虚名也不行!虚名,他罗里斯也不配!这个家伙颠倒是非黑白,不行,我一定要揭穿他真正的面目。”苏月说着就想要出门。

不过却被刘修拦住。

刘修摇摇头说道:“算了,网络舆论已经形成,已经有不少网友开始公然的支持罗里斯了,说罗里斯是一个了不起的副校长。”

“唉……”

刘修说到了这里也是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卢卡斯这时手里拿着东西朝着苏月走了过来。“苏小姐。今天晚上,那些贵族还会在学校为罗里斯举办一个庆功晚宴,而且……我也得到了一张邀请函。”

卢卡斯说着拿出了一张邀请函。

“什么?!”苏月听到卢卡斯这话气的险些暴走。

“这个家伙竟然不要脸到这种程度!竟然还好意思发邀请函?那些学生的魂魄依旧是残缺的,难道他的心中连一点逼数都没有吗?”苏月愤怒的几欲杀人。

而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杨毅叹了口气说道:“唉……苏小姐,我们也没想到这罗伊两父子竟然这么不要脸,钱也说不给就不给,而且还找来了这么多媒体飘扬自己,让这些媒体以为功劳都是他们的。早知道这个家伙这样,我们就不应该邀请王大师来!”

“是啊,现在王大师还落的个两头不讨好的结局。”沈文低着头满脸的沮丧之色。

不过,听到这几个家伙的道歉,王谦确实毫不在意。

他继续躺在自己的摇椅上,脑海当中这是浮现出了那个达邦所说的话。

在他的五息珠当中现在还储存着达邦身上拿出来的降魔杵。

“难道会是这场风水法事吗?只是不应该呀……以杨毅和沈文根本搞不定学校的灾祸,而达邦竟然不远这么多里前来?应该不会吧……”王谦小声的嘀咕着。

而后手中的降魔处不停的翻飞。

看到王谦的表现其他人都是一脸的疑问之色。

而就在这时,王谦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号码之后,王谦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接通了电话。

纪香川那特有的磁性嗓音传出。“王大师,怎么样?有没有在Y国沾花惹草?为我们再次带回来几个小姐妹。我们几个可是盼望的很,希望我们的队伍再次扩大。”

王谦听到纪香川的话不由得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香川,姐妹倒是没有,不过,我倒是收了几个徒弟。”

纪香川在电话那头微微一笑,随后又板起了脸。

哼道:“哼!徒弟?恐怕又有女徒弟吧!好了,不跟你说了,你让我调查的那个达邦已经有眉目了,他这一次去Y国据说是要破坏一个学校的风水法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半路。竟然会死在Y国,唉,也不知道这件事跟你王大师有没有关系。”

王谦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香川,我一向是守法公民杀人放火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做得出?”

纪香川在电话那头妩媚的白了一眼,可惜这一风景无人见到。

不过,王谦却从他的哼声中听出了一些眉目。

“哼,王大师要不要我过去将那些个跟你作对的人部铲除……我的村雨丸已经是饥渴难耐了……”纪香川笑道。

王谦听到了这里只觉得心头一片的火热,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自己的心跳,王谦苦笑道:“香川,那个达邦到底是怎么回事?”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