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偌大的舞池。

音乐震耳欲聋,年轻男女疯狂的舞动着,散发着纸醉金迷的气息,赵静尘尖声惊叫起来,但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更没有人注意到我被人给捅了。

我手上都是血,在发现自己被捅的一刻很奇怪,我以为会很痛,可是除了腰上一凉便没有更多的痛感了。

相反,极端的恐惧爬满了内心。

怕。

非常的害怕。

也不知道是害怕死亡还是害怕什么,目疵欲裂的瞪着眼前这个戴鸭舌帽的男人,这时候我才发现,他很年轻。

可能二十都不到,嘴唇上有细微的绒毛。

他捅了我一刀,抽出来,先是表情一怔,似乎是第一次做这种活,接着,表情又狰狞起来了,拔出的刀再次向我的肚子上捅过来:“给我去死吧!”

“死你妈!”

在死亡的威胁下,激起了我的怒火,一手抓住了他握刀的手腕,一只手成拳,狠狠的砸向了他的眼眶。

清纯美女迷人微笑旅拍

一拳!

两拳!

砸的他眼睛睁不开来,满脸的血,然后就丢下刀,挣扎着想跑,我想拦住他,可是渐渐的,身体没了力气。

只能看着他仓皇的在人群中逃走。

而我则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一只手死死的按住腰部,心底一凉,感觉到血止不住的从腰上流了下来。

我要死了么?

我脑海里突兀的浮现出这么个念头,接着便无力的倒了下去,然后便看到了赵静尘焦急的过来了,她扶着我,脸上有泪水,歇斯底里的对周围喊着什么。

终于,旁边的人群发现了我倒在了血泊中,然后尖叫着快速的散开,没多久,DJ也关闭了音乐。

先是一大堆内保围了过来。

接着是酒吧领导,总监。

我无神的环顾围着我的一群人,接着看向了急出眼泪的赵静尘,一时间有点分不清到底谁给我设的局了。

是谁要设局杀我?

赵静尘?

还是说是她的母亲夏禾?

脑海里一直闪烁着这些疑问,一直到我被抬进了救护车,我也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再接着就是那张戴着鸭舌帽的小孩脸了。

他的脸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仿佛定格了一样。

……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正躺在病床上,外面蒙蒙亮,病房里静悄悄的,一个身体曲线非常好的女人趴在我的床边。

是赵静尘。

昨天她在酒吧就穿着这样的衣服,白色的上衣,深色的牛仔裤。

我并没有叫醒她,这时候神志清醒的我已经有能力回顾昨天晚上的事情了,先是赵静尘她妈夏禾打电话给我,说赵静尘在酒吧被人扣下了,需要我去救她。

接着我谨慎的打了赵静尘电话,赵静尘没有接。

再接着,我到酒吧看到了赵静尘正和一个同龄女孩玩的正开心,根本没有被人扣下来。

然后我就被人从背后给捅了。

这里面谁在撒谎?那个戴鸭舌帽的小孩又是怎么认出我来的,他又怎么知道我会来酒吧的,是夏禾告诉他的吗?

还是赵静尘本身也知道这件事情?

可是,如果赵静尘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当时那个戴鸭舌帽小孩在背后捅我的时候,她又怎么会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

这代表她应该是不知道,所以才会惊恐,而且如果不是看到她表情不对劲的话,我可能更要凶多吉少一点,反应稍微慢上那么一点,我肯定就要多挨上几刀。

那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是夏禾这女人一手搞出来的?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正当我想的有些头痛的时候,病房门打开了,穿着一身夏凉装,身材美艳成熟的夏禾提着打包饭盒走了进来。

“你醒了啊?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夏禾把打包饭盒放到了床头,神色关切。

看着眼里有着关切的夏禾,我心里又有了疑问。

不是她给我设的局吗?

如果是的话,她眼里的关心又好像不是假的。

我笑了笑,说:“没事。”

这时,赵静尘也被我和她妈的对话吵醒了,然后怕我多想,就急着对我解释起来:“昨天夜里我听我妈说了,她也是听一个陌生电话打给她,说我被人控制了,这才焦急着打电话给你的,你千万别多想啊。”

夏禾也解释道:“真不是我,要是我找人做的,我就不会还来医院了,这是昨天晚上打我电话的号码。”

夏禾翻出了通话记录上的一个陌生号码,通话时间是昨天夜里11点25,而她打电话给我的时间好像是11点40左右。

当着我面打了一下陌生号码,已经是对方无法接通。

我现在脑子里都是乱乱的,不知道该相信谁,因为号码这东西也可以作伪的,只要用第二个手机配合一下,接着再把手机卡毁了就行了。

我转头问赵静尘:“你为什么不接你妈和我电话?”

“我没有不接你们电话,是我手机不知道怎么成了静音,没听见。”

赵静尘见我还不相信,便神情认真的发誓起来了:“真的,骗你我不得好死。”

夏禾见赵静尘发誓,皱了下细眉,但目光触及到我,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也没有那么不识趣,苦笑说道:“我没有不相信你,就是感觉有点太巧合了而已。”

“唉,说真的,昨天夜里我以为我要死了,吓的我半死,我爸妈要是知道这事的话,指不定担心成什么样子呢。”我苦笑着转移了话题。

赵静尘一阵沉默,然后神情认真的说道:“陈升,我承认我不怎么喜欢你这个人,但是事情毕竟是因为我起的,我一定会帮你找到背后主使人的。”

我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活着就行了,这事太危险了。”

“什么叫活着就行了?”赵静尘有些提高声音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就差一点点你的肾脏就被捅破了?”

“肾脏被捅破什么后果?”我脸色有些苍白:“会不会影响我结婚生小孩?”

“你……算了,跟你说话气人,反正你也没什么事了,我出去透口气。”

赵静尘显然被我噎到了,气的不轻,果然是典型的小人物思想,被人捅了一刀居然想的不是怎么报仇,而是关心能不能结婚生小孩?

赵静尘走后,夏禾也随之出去了临走的时候对我表示了歉意。

我则笑了笑说没事,等她们都走后,病房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脸上的笑容这才完全收敛起来,出现了一抹冷意。

万幸我还活着。

只要人活着,就什么都有机会。

我眼神微眯,有些深沉起来。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