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教给你,凭什么。”秃毛乌鸦冷笑一声。

“乌凰前辈,这件事对晚辈非常重要,还请前辈成,以后前辈若是有什么吩咐,晚辈定当力以赴。”沈睿恭恭敬敬,一幅尊老爱幼的模样。

“你这无耻的样子倒是有我当年的风范,你也算把我救了出来,那真龙的气息压了我可是很多年,可以借给你体验一下。”秃毛乌鸦一幅很大度的样子,飞到半空中,用爪子划了几个歪扭七八的符号,融入到了沈睿的额头中。

“完了?”沈睿一脸迷茫,就感觉自己的额头处多了一道莫名其妙的东西,很是奇怪。

“完了,你还想怎么样,这只是体验,别说本凰没有观照你,虽然这种体验只能暂时使用一次,但却没有后顾之忧。”秃毛乌鸦又落在了沈睿的肩膀处。

“当年因为气运反噬而死的人物,可不知道有多少。”

“那您老人家什么时候教给我呢。”沈睿舔着脸凑了上去。

“教给你?谁说要交给你,你都快死了,我费那劲干什么,让你体验体验就不错了,本来连这层防护都不该给你加的,反正都得死。”秃毛乌鸦翻了个白眼,很是不屑的说道。

“…………”沈睿的脸上带有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去吧,随便找个人,实验一下,唉,也算我帮你留了个遗愿吧。”秃毛乌鸦话语令沈睿气的牙痒痒。

不过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先试验过这个观测法到底有什么不同吧。

沈睿走出帐篷,外面的士兵忙的热火朝天,拿着一块块符文闪烁的晶块,据说是在布置某种阵法。

清纯花季少女唯美高清写真

走到三皇子的帐篷前,沈睿轻咳一声“殿下,在不。”

“何事?”三皇子的声音传出。

“你出来一下。”

“………”

帐篷中传来簌簌之声,三皇子一脸不耐烦的走了出来。

“干什么,有事快说。”他丝毫不客气,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有一点好脸色,沈睿就敢蹬鼻子上脸。

沈睿感觉着自己的额头处的那处古怪之地,心神一动,刹那间,眼前的景色变的完不一样。

三皇子头顶的气运之色不再是单纯的青色,而是色彩斑斓,其中最大的一片是紫色,如同霞盖一般,但最为华贵的还是当属那紫色中的一丁点金色。

其余也有蓝色,赤色,各种颜色纠缠在一起,最下面才是青色。

当他看到三皇子气运之像的刹那,那最为华贵的金色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的,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恍惚间沈睿好像看到了一尊遮天蔽日的巨人,用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

“卧槽,你小子看到了什么,退出来!”一声尖锐的声音在沈睿的耳边响起,在他的视角中,一头庞大的黑色巨鸟出现,浑身燃烧着黑色的火焰,撞碎了那恐怖的巨人。

“你找的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反噬差点殃及到我!”秃毛乌鸦气急败坏,上下翻飞。

“沈睿,你到底有什么事。”三皇子看着沈睿莫名其妙的眼神,总有一种被看透了的感觉,屁股有些发寒。

“没事,没事。”沈睿回过神来,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

“沈睿…”三皇子呼唤道,神情有些复杂。

“啥事?”沈睿有些心不在焉。

“以后不用喊我三皇子了,我叫黎玉渊。”黎玉渊内心感慨,沈睿舔着脸跟着他的情景似乎还在昨天,现在就已经有了让他平等对待的资格了。

“哦,好的黎玉渊,再见黎玉渊。”沈睿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三皇子:“………”

……

“为什么会这样?”帐篷里,沈睿皱着眉头,和自己的左眼看到的完不一样。

“本来就是这样的,你以为是什么样子,所以气运师一脉没落了。”秃毛乌鸦,咧着嘴,嘟嘟囔囔。

“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说不定对远方亲戚就是某一个超级强者,然后就被反噬死了。”

“气运这东西比较复杂,你和一个超级强者有联系,就算你出了事情,他不会为你做任何事情但也是有联系,你的气运就会和他有牵扯,反正当初那个老家伙都十分后悔创造出气运师一脉,没什么用!”

“原来如此,原来是为了保护我。”沈睿有些明白,自己的左眼之所以只能看到生灵本身气运,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保护他。

“小子,你在说什么。”秃毛乌鸦用自己的小眼盯着沈睿,随后又开口道:“你想不想学这法门?”

沈睿撇了他一眼:“不想。”

“??”

“你刚刚不是还非得要学的吗,你这个家伙内心怎么这么不坚定。”秃毛乌鸦似乎没想到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意料。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沈睿摇了摇头,他只是为了看看自己的左眼和那正常的观测法有什么区别,现在知道了好像还是自己的比较厉害,那还学个屁。

“我…”秃毛乌鸦仿佛被扼住了咽喉,一句话说不出来。

“秃毛乌鸦,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先是让我体验,在诱惑我学习。”沈睿也发现了这家伙好像在算计自己。

“我能有什么打算,你戒指里不是有一块没用的骨头吗,不如给我吧。”秃毛乌鸦缓和了语气。

“我就知道你这没毛鸟,没安好心。”沈睿冷笑一声,乌鸦说的应该是那块金雷狼的骨头,也就那东西看起来有点来历。

“什么叫没安好心,这是等价交换,你又不吃亏。”秃毛乌鸦有些心虚。

“可我现在不想学习了,你的等价没有了,你有没有什么真龙术,麒麟术,风凰术之类的东西,我倒是可以考虑和你交换。”沈睿老神自在,现在是他占据买方市场,丝毫不慌。

“你小子别太过分,不过一块帝级残骨,还想换真龙术,你怎么不去死啊!”秃毛乌鸦愤怒至极,用爪子去抓沈睿的眼睛,可惜,它抓不到,不知什么原因他现在还是虚体。

“帝级残骨!”沈睿眸光一闪,浮现一抹笑容。

(感谢梦殇还是秀鸭的1300赏,感谢老板支持!)

未分类